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音乐与我

木夕小园2019-06-20 20:07:19


 


 

我一直觉得,会唱歌的人很多,但会用心、用情去唱歌的不多。


因为唱歌也像演戏一样,要进入角色,要读得懂,才会真正的把一首歌唱好,才会感动他人也感动自己,只有这样,这首歌才是灵动的有生命的,也才会有感染力的。


否则,再美的嗓音再美的旋律也味同嚼蜡,没滋味,就不生动,不生动就不会吸引人。


所以,我判断一个人唱歌的好坏基本这是一个尺度,而且占的比重很大。每一首歌都是有灵魂的,你不能直抵它的灵魂深处,就永远唱不出最动人的歌。

 


2

音乐,我从小就很喜爱。不记得从几岁就开始会唱歌的,只记得小时候几乎没有不会唱的歌。学歌的速度快的惊人,基本听两到三遍旋律就可以自由的哼唱。

我们那时侯,同学们都喜欢弄一个小本本,专门用来记自己最喜欢的歌词,而我从不需要。

那时的记忆力真是好,不管是什么歌,多长的歌词,有几段,都很快的背下来,绝对不会唱错的,所有的歌词与旋律都在心里。

只是小时候虽然歌唱得好,但性格有些羞涩、胆怯,不像妹妹那般喜欢表演,人越多她就越发挥的好,从小就像个小明星般处处受关注,爸妈也感到骄傲和自豪。

妹妹的光芒完全遮住了我,使我越发的只能在暗地里喜欢,也不想外露,以至于爸妈也都忽略了我的特长。

 


3

那时,北方的房子都是一排排的平房,后面的胡同里面也住好多家,前后距离不足5米。

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唱歌,左邻右舍已经习惯我们家的歌声,兴致来时会不管不顾,有时一边洗碗也会大声哼唱。也没有邻居抗议,可能是,不属于噪音吧!呵呵。

爸爸不但歌唱得好,而且还会电子琴、口琴,有时在院子里他就一手弹电子琴一手吹口琴,我们就会附和着吟唱,很是热闹。

记得我们家还参加过市里举办的家庭表演,除了一家人的唱歌,还有爸爸的口琴、三妹的电子琴、小妹的小提琴、我的吉他,三妹小妹的舞蹈等,很让人羡慕的一家人。

那时的房子都不是很宽敞,有一半都被一铺炕占据了。

爸妈喜欢热闹,朋友也多。所以,家里经常宾客不断。每当来客人,就会让妹妹表演,一行人就坐下来观看,放上录音机,妹妹就以炕当台,跳得很是曼妙。



4

 前年过年在父母家恣意挥洒歌喉,家庭影院很给力,比KTV的音响还要好,我们姐妹几个唱的昏天暗地的,嗓子都嚎哑了。

就特意询问老爸,是不是家族里的人都有音乐天赋,不然我们姐妹几个怎会一个比一个唱得好,尤其小妹,唱的堪比歌星了,回答是肯定的。

老爸说爷爷就喜欢唱京剧,唱的有板有眼,几个叔叔,三爷家的叔叔姑姑都唱得很好,再往上追溯,爸也不记得了。

我当时就感慨的说,看来咱们还真要感谢八辈祖宗啊!因为乐感是要有遗传天赋的。没有祖辈的遗传哪来我们今天的才艺,相当的感谢啊!




5

 近些年,得了鼻炎,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演唱所有喜欢的歌,很是郁闷。嗓子由于年龄增大和鼻炎的关系,很多歌已经心有余力不足了。

但我心里更加清楚一点:能唱好所有歌,也说明什么歌都唱不好,没有人是全能的,只有真正找到适合自己嗓音和气质的,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适合的才可以演绎的最淋漓尽致。

所幸,我找到了最适合自己声音的歌,她就是——蔡琴。

喜欢她对每一首歌的独到解读,喜欢她歌声里的沧桑厚重和韵味十足。

听她的歌要闭上眼睛,细细地品。看似简单的旋律背后,却浸透着她对生活磨砺后的深深感悟:平和、深邃、踏实,又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涌动在每一首歌中。

听着她的歌、唱着她的歌,你浮躁的心会慢慢舒缓,尽管有时会眼角湿润,但,那种力量的支撑足以让你坚强,就那么托着你,向上,向前......

已绝非用旋律的优美这些浅层次的字眼来评论的了。蔡琴的歌我百唱不厌,自认为还不错,也得到很多朋友的认可。




6

音乐一直伴随在生活里的每一天,无论是打扫房间还是写文章,总是要有音乐相伴,才会有灵感迸发,才会惬意无比。

前几年一直在网络里有个UC里去唱歌,偶尔也会去歌厅。后来又下载了一个呱呱K歌,混响很不错,还可以自己录制,也是自娱自乐的好软件。

最近几年一直迷恋全民K歌,不但可以自由录制自己喜欢的歌,还收获很多的粉丝朋友,爱好一致的这些朋友,惺惺相惜,互相欣赏互相鼓励,是个放松的好地方。

我是个对唱歌分外挑剔的人,如果我唱歌时有人一起陪唱,我会马上让给他们,不喜欢这样混唱。也很少唱男女对唱,除非有一个我认为可以合作的好伙伴。

如果没有好的音响的地方,我也是宁可不唱也绝对不肯迁就的。也许是因为太爱,所以才不能允许有一点点的亵渎。

我不是把唱歌当娱乐的人,每一次都在用心去唱喜爱的歌。


 


7

除了喜欢流行歌曲和民歌,就连评剧也喜欢的疯狂。可能跟爸妈喜欢戏曲有关系,我对很多戏曲也是很感兴趣的。

最喜欢新凤霞的评剧,她声音清脆、滑嫩、柔和,无论是扮相还是声音,还是她独特的演绎,都让人听得如醉如痴。

看遍她表演的所有剧目,听遍她演唱的所有评剧,难以自拔。

那时还没有电视,只有收音机,只要有她的演唱,我定会忘却所有地流连在收音机旁。

最喜欢她的《花为媒》,初中时,我已经可以把整部戏里的所有角色的唱词都可以模仿的惟妙惟肖的唱出来。

曾经还在学校的演出里唱过一段,那时没有伴奏,只有我们孟老师用简单的乐器给我伴奏,(记得好像是用二胡)效果也还凑合。

曾几何时,我无数次生出想从师于新凤霞的愿望,(现在想想很可笑)很是痴迷一段。直到现在仍然还会唱《花为媒》的大部分。更难忘新凤霞!

 


8

除了歌曲戏剧,对乐器也很钟爱。

当初大学里喜欢吉他,又拜师又收徒的,忙的不亦乐乎。师,不是专业的,只是我们专业的老师而已。徒,也不是小孩子,只是我的同学而已。

所谓的徒弟还要每天做我乒乓球的教练,我们最后也分不清谁是谁的老师了。

我那时很是投入的每天练琴,经常别人午睡的时候,我就抱着吉他去校园里没人的地方练琴。

自弹自唱后来已经觉得没劲,就开始迷恋弹曲子了。当时最喜欢的就是《爱的罗曼史》《彝族舞曲》《献给爱丽丝》等。

毕业后还是继续弹了几年,跟市里最有名气的吉他老师兰军学过一段。再后来结婚生子,就渐渐的搁置了。

 





钢琴一直是我的梦想,一直有这样一个画面定格在脑海:一架华美的钢琴前,一个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一头披肩长发的女孩儿,沉浸在钢琴优美的旋律里,任十指自由的在琴键间轻盈曼舞......

那种意境只存在梦境里,因为那个年代有几家可以买得起钢琴呢?

 后来,当我为儿子添置了钢琴后,虽然会抚琴遥想当年而轻叹,但,也只是瞬间划过,生活的琐碎把我当年的梦已经击得粉碎了。

可每当听到儿子悠扬响起的旋律时还是会触动心中的那根久违了的弦,喜欢一样东西,真的是难以割舍,不可救药的。

 儿子几年没在家,钢琴也寂寞了这么久。终于,我决定了,圆自己童年的一个梦,只要喜欢,什么时候都不晚。



10

昨晚,开始第一次弹琴,本来计划只弹半小时先入入门,没想到一下子兴致来了,练完右手练左手,然后是双手指法练习,弹过三遍,竟可以背下来了,感叹自己确实有天赋。

记得还是刚参加工作时,跟学校的音乐老师学过一段,然后就用那架破旧的脚踏琴学起来。

当时《拜厄》已经弹到100多条了。20多年过去了,如今捡起来,还不是很困难。

五线谱仍然会看,指法标识也能看懂,至于手型,儿子的钢琴老师教他时,我是记得的,所以,一切顺利,贵在坚持。


一直遗憾当初为何不去报考音乐,回头想想那时还真木有人报考这科的。

没有人引领,一个人误打误撞,由于天生体育素质好,又加之爱玩的天性,就想,考体育多好啊,可以天天玩球了,就这样傻吧拉叽的走上了这条道路。

不过现在想想,体育也没什么不好,正因为它,我的健身理念才会一直根植于心,从未远离过。

音乐也好,体育也罢,都是上天赐予我的天赋,这些都是看不见的财富,定要好好珍惜。

音乐可以愉悦性情,体育可以健身娱乐。我拥有,故我快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