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今日名曲】《莫扎特A大调单簧管五重奏》

古典音乐2019-11-06 15:51:32

《A大调单簧管五重奏(K.581)》——奥地利作曲家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756年1月27日-1791年12月5日)作于1789年,同年9月29日完稿,12月22日于维也纳布鲁克剧院首演,单簧管演奏者为施塔特勒。这是莫扎特唯一一首四乐章室内乐作品,也无疑是其木管室内乐的巅峰之作。它所提供的丰富感情和意境除了聆听才能获取之外,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在这里,莫扎特探索了这一最具表现力的管乐器和弦乐器之间的旋律配合,比较了它各个音区的音响,并把它用于谨慎细致的伴奏、经过句的主旋律伴奏。

( 萨宾娜·梅耶)


天才莫扎特,他拥有超凡的记忆力,无与伦比的音乐源泉。莫扎特对单簧管的喜爱是他的音乐气质的一个重要方面,他第一次听到曼海姆乐队中的单簧管时,只有七岁,当时作为音乐神童在巡回演出。而正是这位天才少年率先发现了单簧管乐器醇美迷人的魅力,并写出了能充分发挥其性能的不朽之作。

莫扎特音乐中,室内管乐之表现很美,忽略了这么美的作品或作品不被大家认同,会感失落的。单簧管音色有童话的倾向,在那些高山密林里,所有的植物山泉生长、奔流,小精灵们行行复停停,在童话中成长。正如他的《渴望春天》“啊~ 来吧 ,可爱的五月,快带来紫罗兰,也多多带来布谷鸟和伶俐的夜莺……”就算晚期疾病缠身,贫病交加,可令人惊叹的是莫扎特的作品没有伤感和绝望,旋律一如既往的清新欢快,充满天真和童趣,让想起同样也无忧无虑的芬兰民歌《在森林与原野》,“在深林和原野是多么逍遥,亲爱的朋友啊,你在想什么,摘一朵鲜花美丽可爱的鲜花,这是多么美丽啊,多么美丽啊,小鸟轻轻在歌唱……。”

在第一乐章,第一主题先由弦乐同音齐奏,然后由音域宽广的单簧管琶音加以补充。随后,这个琶音很快转入两把小提琴,并且构成情绪激烈的发展部基础。在轻快的、有着装饰音的第一主题反复时,乐器演奏的顺序恰好与呈示部颠倒。忧郁的第二主题在再现部中完全被写作以适合单簧管最具表现力的音区。

个人的聆听感觉是森林气息。清晨,森林苏醒啦,阳光透过树梢,穿过茂盛的枝叶,活泼优美的旋律不断此起彼伏,如各种小精灵,小松鼠、猫头鹰、小蘑菇等开始行动起来,自由自在地嬉戏玩耍。也想起小熊维尼温馨的百亩森林的情景,傻乎乎的小熊为了能在百亩森林里找到蜂蜜,总会使劲地想啊想,然后就解开了各式各样的奥秘。他通常会和贴心的好朋友小猪、屹耳、跳跳虎、袋鼠妈妈、小豆、瑞比和克里斯多弗·罗宾一起冒险。这本在迪斯尼乐园购买的《Winnie the Pooh》,到现在还时不时翻来看,你看多欢乐,“Then the last thing it tells me before I fall asleep at night and the first thing it says when I open my eyes in the morning will be how very much somebody cares.”如果妈妈们能在孩子小时候多讲故事多唱歌谣,把孩子关于语言关于艺术关于音乐这扇门打开,那又能带给他们多少美的人生感悟!审美的教育应从小培养,这就是为什么一些胎教音乐选择莫扎特作品的原因,让快乐愉悦与生俱来。

第二乐章采用两部曲式。单簧管在此奏出白日梦般的沉思旋律,精妙非凡。为了突出单簧管异常美妙的魅力,弦乐的织体有意被稀释得极为单薄,有的弦乐器有时处于静默不语的状态。为了同单薄的弦乐声部相平衡,单簧管偶然也扮演伴奏角色。如歌梦幻的旋律,冰清玉洁。在聆听时甚至听出,有几个音的音色与韵味与朝鲜歌曲旋律特有的纯洁联系起来。《春香传》里神秘的朝鲜半岛,轻罩纱衣、裙裾飘飘天仙似的春香姑娘与心上人走在绿草遍地,鲜花盛开的地方。纯洁,不食人间烟火般,美,恍若隔世。

第三乐章的小步舞曲生气勃勃,它的主旋律共出现了八次,催生着自发的,不着人工斧凿的装饰。中间声部各具特色:第一个没有单簧管声部,在中提琴紧凑的卡农式的模仿重复中,令人难以忘怀的旋律更为丰富优美。第二个是一首幽雅的兰德勒舞,单簧管连绵的琶音十分突出,随后由大提琴模仿,构成一节十分著名的难以演奏的段落。

第四乐章是一首变奏曲,第四乐章是小快板,其主题充满天真的气息。第一变奏是莫扎特单簧管作品中最具独创性的片断之一。在轻快的第二、第三变奏中,单簧管扮演着次要的角色。这两个变奏采用小调,中提琴为主声部。第四变奏中小提琴和单簧管展开了竞争,交相辉映。第五变奏是甜蜜的柔板,美妙异常。最后一些富有表现力的、附加的连接小节把第四乐章引向建立在主体上的尾声。

莫扎特作品充满诗意、和谐优美,时而流露出一些丝忧郁。他的音乐如小星星眨眼,你变奏了多少次啊,让人轻松自然,并具有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管乐器与弦乐器的倾诉,像是一位姐姐对孩子们的教育诱导,轻松、谐趣、愉悦的气氛下尽情玩耍。“你调皮了,听话,乖,来姐姐这里……”流畅活泼天真的乐感,一气呵成。莫扎特独特的造景手法飘然韵外,谓之欢愉。

其实真是试过听着莫扎特的音乐进入梦乡,轻轻地,温柔的,色彩斑斓。上辈子,家族有很大的庄园,有父亲、哥哥们的疼爱,还有一大群形影相随的闺密、伙伴,每天热热闹闹的,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到了待嫁的年纪,不知什么原因,听说有外族的人家约定月圆之时来相亲……把这一梦境写下,到现在也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一段文字,不愿在梦中醒来。有人评论,有莫扎特音乐的痕迹,渗透着甜美快乐,但隐隐有一丝酸涩,毕竟是梦!

这首莫扎特晚期的作品,是他辞世前两年写的,泛着活泼梦幻的温暖与温情。我曾经这样认为:门德尔松作品的甜美,来源于他无忧的生活。当生活的担子全压在身上,那么,还会有往昔的纯真与恬静吗?但,且慢,看看莫扎特,他的音乐清新纯真,充满快乐,他的境况又是如何的!还是那句:大凡逆境里开出的花,都是奇葩。从来生活就没给过他好脸色,但是我们却没有在他的音乐里闻到苦难深重的痕迹。他的音符如春风化雨般温暖,都是爱,象一湖微澜的春水,让你的心温柔地沉溺在其中。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欣赏本文介绍的音乐(建议在WiFi下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