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这是莫扎特最后一部交响曲,但距离倒数第二部完成只有十五天丨莫扎特《第41号“朱庇特”交响曲》K.551

温度古典音乐2019-07-06 20:55:56

朱庇特与忒提斯法国安格尔

 布上油画纵327×260厘米普罗旺斯·埃克斯·格里特博物馆藏


莫扎特《第41交响曲》,中年哈农库特指挥



绘画导赏:这是一幅以罗马神话为题材的作品。海神涅柔斯的女儿忒提斯曾与天神朱庇特热恋过,但神谕说忒提斯将会有一个比父亲更强的儿子,于是朱庇特不顾忒提斯的反对,把她许配给凡人珀琉斯。忒提斯为了逃避这门亲事,曾再三向朱庇特求爱,后又把自己变成了火、水、狮、蛇等形状,都被珀琉斯所制服。这幅画是安格尔早期在艺术风格上兼容并蓄的极好例证,画中描绘的是高高坐在宝座上的众神之王朱庇特,他那威严的仪表和蓬散的头发,俨然像一头发怒的雄狮。可在朱庇特身旁的海中女神忒提斯的形象却被明显的夸张化,她的两只手既长又柔软,整个身体为了突出她对朱庇特的温存而扭曲了。在这里美学观似乎在听命于画家的浪漫主义想像力。人物像浅浮雕一样,姿势稳固,手势则表现出哑剧性的问答。作品中,流畅而有节奏的轮廓线控制着图形的体积,颜色只是在烘托着素描,并且经其柔和细腻的调配加深着线条轮廓,人体的光洁圆滑与复杂的衣纹褶皱形成对比,而整幅画面给人以僵硬、浮夸、冷淡之感,却与其所要表达的内涵是相符的。

 


莫扎特《第41号“朱庇特”交响曲》朱庇特的闪电何以变成“音乐之光”丨哈农库特指挥莫扎特《第41号“朱庇特”交响曲》


莫扎特第41号“朱庇特”交响曲

这是莫扎特最后的一部交响曲,规模宏大,壮丽灿烂,在他众多杰出的作品中,堪称为最优秀的器乐曲作品。


莫扎特《第41交响曲》,老年哈农库特指挥



作品完成于1788年,是在他的《第四十号交响曲》完成后15天即推出的,莫扎特的作曲天赋由此可见一斑。这部交响曲是莫扎特晚期三大交响曲的压轴之作,表现了莫扎特晚年娴熟的作曲技巧。本曲还是均衡对照的典范。因为有不同寻常的堂皇气象,因此后人用罗马神话中主神朱庇特的名字来称呼他。其实,这首巨作不仅是大模大徉的,即使在雄赳赳气昂昂的首乐章中,一段轻盈、可爱的舞曲悠然奏出,相当温馨迷人。至于慢乐章,“如歌的行板”,那更是清澈、安谧的美丽吟唱。小步舞曲主题的半音进行却非一般小步舞曲所有,具有谐谑曲的色彩。当然末乐章再度壮烈起来,所有的主题交织在一起。在浓密的织体中,贯穿于整个交响曲中的英雄气概得到了非同反响的展示,光华四射,令人眼花缭乱。作品共分四个乐章:

  1. 第一乐章,活泼的快板,C大调,4/4拍子,奏鸣曲形式,是一个灿烂生辉的乐章,各主题对比鲜明,为数亦多。第一主题从一开始即以总奏呈现,显得庄严而堂皇。乐章的第二主题充满了活泼的气氛,音乐形象生动。

  2. 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F大调,3/4拍子,奏鸣曲形式。与其他乐章形成对照,不甚华丽,但显得庄严堂皇。

  3.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稍快板,G大调转C大调,3/4拍子。

  4. 第四乐章,终曲,甚快板,C大调,2/2拍子。整个乐章的特色是以对位手法展开的,它充分连续地应用了赋格法的技巧,完美地融合了主调音乐和复调音乐。

意大利十七世纪学院派画家,学院派古典艺术的倡导者安尼巴莱.卡拉契  《朱庇特与赫拉》


雅克·路易·大卫 《朱庇特和昂蒂奥普》 87x79cm 收藏:森斯博物馆


柯雷乔(Antonio Correggio,1499—1534) 《朱庇特与伊俄》


作品描绘的是神王朱庇特瞒着神后朱诺,化身为云雾与他心爱的山林水泽女神伊俄幽会。画家借神话故事描绘世俗冒险求爱的情节,以浓重的乌云布满画面,将朱庇特的形象隐没在乌云深处,着意以多情而细腻的笔触和丰富柔和的色调,塑造一位获得爱情满足的女子情态,尽情享受爱的甜密。画中主体形象伊俄充满画面,背向着观众,呈S形对角线构图,使单纯的画面显得多姿多彩。这是人体美和世俗生活的完美统一。

【音乐文献编译公号原创翻译】:1、八十岁时论阿劳丨论阿劳的演奏艺术;2、八十五岁论阿劳丨他的演奏何以伟大?3、钢琴家特里福诺夫专访丨“我在游泳池里练琴”;4、十五问王羽佳丨“演出”对你意味着什么?5、王羽佳访谈丨“穿长裙?待我四十岁!”6、王羽佳专访丨她赢得了没有参加的“比赛”!7、采访阿格里奇丨“音乐必须是自然流露的事情!” 8、帕尔曼追忆海菲兹丨“这么多小提琴家都试图模仿他,但他们的演奏却成了活生生的讽刺。”;9、肖邦大赛访傅聪丨“这个比赛没有完美的玛祖卡。” 10、韩国钢琴家赵成珍访谈丨“如果我遇见肖邦……”;11、憨豆先生采访郎朗丨谈肖邦以及古典音乐普及;12、古稀之年克莱默访谈丨谈《克莱默版贝多芬协奏曲》(亨勒出版社);13、“奥伊斯特拉赫经常鼓励我,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丨“当代怪杰”吉顿·克莱默访谈14、“指挥家”李云迪访谈丨“音乐源自内心,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们一遍遍地弹奏相同的曲子,表演依然不是机械化的原因。” 15、郎朗弟子马克西姆·朗多访谈丨“郎朗对所有事物的热情深深感染着我,当我们在一起演奏时,可以感受到创造出的音乐竟然如此欢乐!” 16、肖邦“迷妹”阿格里奇论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丨“我多么渴望去亲眼看到肖邦怎样弹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