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希普林·卡萨利斯:想花460年来练琴

潮人谈2019-10-23 14:17:20

“千万别问我每天花多少时间练琴。如果把想练的曲子都练完,我得花460年才行。”


面对潮人谈特派专员,久经沙场,经常接受采访的希腊裔法国钢琴家希普林·卡萨利斯(Cyprien Katsaris)开门见山地说道。


11月19日下午,南京的新辉琴行,卡萨利斯正在与一群年轻的钢琴教师交流。前一晚,他在南京大学恩玲剧场举办了一场独奏音乐会。这场音乐会是卡萨利斯由七场音乐会组成的“贝希斯坦之夜 亲和力 音乐会”的一部分。10月末,他先从日本来到北京,在中央音乐学院担任首届北京肖邦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评委,随后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巡演。潮人谈特派专员在贝希斯坦钢琴的安排下,从北京赶到南京,与卡萨利斯交流。

卡萨利斯在南京新辉琴行 © Xinhui


见到潮人谈特派专员后,卡萨利斯亲切地回忆起自己的老朋友,包括学习拜占庭音乐,如今在上海电视台工作的导演毕祎,以及同为钢琴家的周铿等,并请潮人谈向这两位“老战友”代为问好。


如下为谈话实录。


潮人谈特派专员与卡萨利斯在南京 © KLASSIKOM


作为演奏家,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如何处理一度创作和二度创作的关系,您有何想法?

我经常把演奏家和作曲家的关系比作柏拉图式的爱情,双方爱情的结晶就是孩子,就是我们带给听众的音乐会。所以我们说有两重创作。一度创作当然是最重要的,是作曲家的作品。一些宗教界人士会告诉你,作曲家的创作其实来自于神。但我相信,身为作曲家,必然会有创作的能力,这种能力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演奏家将自己对作曲家音乐的理解展示出来。

演奏家不是计算机,有自己的个性。根据我们所了解的作曲家的意图,而作曲家的意图并不十分精确地体现在总谱上,再加上我们对作曲家及其音乐的个人理解,感受和亲近感,于是就有了一种十分美好,有时候也会不太美好的产物,叫做“演释”。

所以,演释其实是作曲家和演奏家柏拉图式爱情的结晶,是我们带给听众的礼物。


扩展阅读

莫扎特第27钢琴协奏曲

人物:《我不是潘金莲》

潮人谈的希腊之行


那现代音乐呢?也许是全然不同的境况吧~

是啊。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种现实,几乎没人想听现代音乐。二十世纪,有许多荒诞的音乐,尤其是现代音乐。音乐由三要素构成:旋律、和声、节奏。这三个字的英语和法语都差不多,它们在词源都来自希腊语。交响曲和音乐的英语也都来自希腊语。违背三要素,也就不再是音乐。没有旋律、和声和节奏的“音乐”,作曲家们走得太远,他们尝试强迫听众接受这样的“音乐”。听众可不愿意被强迫。所以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糟。

我记得在巴黎,皮埃尔·布列兹上世纪60年代组织过一堆音乐会,听众们觉得很可笑,歌唱家们在台上乱吼乱叫。我演奏的现代音乐并不多,一点布列兹、韦伯恩,梅西安不算现代。我发现,通过练习和演奏现代音乐,比通过聆听,更能理解现代音乐。我还在巴黎国立音乐学院求学时,老师们年末组织音乐会。我演奏了一首布列兹第二钢琴奏鸣曲中的谐谑曲乐章。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是,音乐会结束后,一位女士走上前来对我说,“我未曾喜欢过这首作品,但今晚,你的演奏让我第一次喜欢上了这部作品”。

我想这是因为,这种“音乐”需要演奏家更多的投入和练习。只有当演奏家吃透了现代音乐,才能把自己真诚的理解传递给听众,听众才能有更多感悟。所以决定因素是自己的情感和时间投入。

对我来说,每个音都有颜色。do是白或红,re是蓝,mi是黄,降mi是深黄,fa是橙,so是灰。演奏时,我看到的是各种颜色的组合和跳跃。我把自己万象情感融入到音乐后,才有可能打动听众。毕竟,音乐本质上只是物理现象,是声波。但通过这种物理现象,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感情传递给听众。


您把颜色分配给音符的说法很有意思,让我想起了梅西安,还有“音画联觉”。您是从小就有这种音色通感的吗?

与生俱来,自动识别的。我认识梅西安。我在美国有一个堂兄,他是一个科学家,哈佛毕业,硕士毕业后进入加利福尼亚科技学院,地球物理专业,现在是教授。我跟他说了我的通感后,他说他在看见数字的时候,也会联想到色彩。颜色和声音都是波,也许是波长和振动的关系。为什么作曲家要写D大调而不是A大调,为什么?我们来谈谈调性。

莫扎特的第23钢琴协奏曲,A大调。莫扎特是在三月份写成这部作品的。第一乐章的音乐就像三月份的天气。三月份的天气,阳光在云层后忽明忽暗。与之相比,D大调就是明朗的天气,晴空万里那种,比如亨德尔的《哈里路亚》。调性也许就是色彩。对我来说,D大调是天蓝,C大调是红,G是灰。

当然,这也因人而异。降D大调在柴科夫斯基的钢琴协奏曲里是胜利的色彩。



您在演奏马勒《大地之歌》钢琴改编版时,也会自动生成色彩吗?

很多人都以为我演奏的是改编版,但其实是马勒自己写的版本,不是改编版。《大地之歌》的乐队版和钢琴版同时写成。阿尔玛·马勒把钢琴版总谱给了纽约的一个艺术商,随后钢琴版被人遗忘了整整60年。70年代末,有人发现了钢琴版。同时,维也纳的UE出版公司发行了《大地之歌》钢琴改编版,是绿色封皮。随后他们发行了钢琴原版,是蓝色封皮。要买原版钢琴谱,得买蓝色封皮。

钢琴版非常难演奏。马勒的音乐,乐队指挥一拍子打下去,乐队里有的声部出四个音,有的出三个音,有的出五个音。试想要在钢琴上做出这个效果有多难。所以和我合作的是布里奇特·法斯宾德,她和柏林爱乐乐团/朱利尼合作过乐队版,唱片由DG出版。我们正要开始录音时,她告诉我,“我想把乐队版的音乐全忘掉,因为钢琴版有着完全不同的音色”。钢琴版的唱词和乐队版也稍有不同。1989年的录音了,男高音是托马斯·莫瑟,也是我的最后一张Teldec唱片。太难了。

最后一首是《告别》。我觉得音乐文献里,没有一首能像《告别》里的一个段落那样,把“悲伤欲绝”描绘得那么淋漓尽致。只有马勒可以。


那您和中国音乐的渊源呢?

2005年,我在上海,参加周铿举办的李斯特音乐节。晚上六点,我赶到音乐厅试琴。我问周铿,你能给我一首中国作品吗?过了15分钟,他给我拿来一叠中国作品乐谱。我选了一首,叫《彩云追月》。我只有45分钟熟悉这首曲子,因为七点听众进场。下半场开始前,我对听众说,周铿的太太帮我翻译,“我刚学了一首中国作品,我会为你们演奏”。上海电视台有摄制组在现场,电视台都播了。后来我在全球除了中国以外地区发行了一张DVD,就是这场音乐会的录像。

两年后,我又练了《彩云追月》,把作品收入到我的《111首钢琴作品》五碟套装里。为什么是111首呢?起初是想出版一套101首钢琴作品集,四碟装。但我突然发现,EMI发行了一个101系列,有钢琴、歌剧、管弦乐等。我当然要打赢EMI,就选了111首,五张唱片。后来,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EMI法国的老总,他们都笑死了。

2008年奥运会其间,国家大剧院上演“中国钢琴之夜”,十位钢琴家同台协奏崔世光写的《喜庆中国》。在演协奏曲之前,每个人都要演奏一段独奏。我就把《北京颂歌》和《我的祖国》的旋律即兴揉合了一下。听众反应很热烈。在其他场合,包括和上海爱乐乐团合作的新年音乐会里,我都会即兴演奏。

我喜欢即兴演奏。这是莫扎特、李斯特和肖邦时代钢琴家的强项,但现在只在爵士乐里才有。如今的古典音乐钢琴家,即使有即兴,也是爵士风格。而我用古典音乐的风格在即兴演奏,即兴基于的素材也都是古典音乐或歌剧。即兴很重要,即兴告诉我自由和纪律的关系。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即兴了,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也许我上辈子就会吧~


协奏曲中的华彩和即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曲,我弹的是李斯特的华彩。但在唱片上,鲁道夫·巴尔夏依(Rudolf Barshai)指挥斯洛文尼亚爱乐乐团的现场演出录音,我先演奏李斯特的华彩,随后在录音棚里又录了一遍贝多芬的华彩。

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全集,我也这样录了一遍,在维也纳和萨尔茨堡录的音,2017年应该能出全。凡是莫扎特没有写华彩的,我都写了华彩。但我又觉得,有人会觉得这些华彩可能过于浪漫,于是又按照莫扎特风格,再写了一遍华彩。在唱片里,会有华彩A也就是莫扎特风格,还有浪漫主义风格的华彩B。

在写华彩时,我时常会发现一些联系。比如莫扎特的C小调第24钢琴协奏曲,我就觉得和勃拉姆斯第一钢琴协奏曲有点接近,所以就借鉴了勃拉姆斯的华彩。比如第25钢琴协奏曲,和《马赛曲》有点接近,我就把后者的旋律写进了华彩B。

一般人以为,莫扎特有27首钢琴协奏曲,这没有错,但不全面。如果把莫扎特年轻时候的四首并不是由他原创的算进去的话,的确是27首:K.37,39,40,41。这四首的音乐都来自当时并不太出名的四名作曲家的钢琴奏鸣曲。莫扎特在父亲的帮助下把音乐编配成钢琴与乐队。真正由莫扎特创作的第一首钢琴协奏曲是第五钢琴协奏曲K.175。

但莫扎特明显对协奏曲的末乐章不甚满意,所以另外写了一首D大调回旋曲作为末乐章。第12钢琴协奏曲K.414,莫扎特还写了A大调回旋曲。除此之外,莫扎特还有三首年轻时代的钢琴协奏曲K.107 a b c。这三首本来是居住在伦敦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巴赫的钢琴奏鸣曲。莫扎特和他见面了以后,就把奏鸣曲编配成了钢琴与乐队。

27首钢琴协奏曲,加上三首青年时代的协奏曲,加上两首回旋曲,加上《声乐协奏曲》为女高音、钢琴和乐队而作 K.505。还有一首未完成的D小调小提琴、钢琴和乐队的第一乐章。这首曲子是莫扎特在曼海姆写的,那时的曼海姆有着欧洲最好的乐队。莫扎特写了tutti,这是莫扎特协奏曲中编制第二大的tutti,还有小提琴和钢琴部分,随后搁笔。美国哈佛大学音乐学家兼钢琴家罗伯特·列文(Robert D Levin)重建了此曲,也是我录的版本。我为小提琴和钢琴写了华彩。在唱片里,我们的演奏就停在莫扎特搁笔的地方。

所以一共是34首。我们还录制了七首莫扎特早期钢琴协奏曲的原始版奏鸣曲,有钢琴奏鸣曲,也有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这套全集会在我2001年一月份创建的唱片品牌Piano 21出版发行。


您平时用哪些钢琴呢?

我是独立钢琴家,用最好的钢琴演奏。我用过很多钢琴品牌。这次巡演,使用的是贝希斯坦钢琴。我和贝希斯坦钢琴有着30年的渊源,在柏林、维也纳和巴黎等地都用贝希斯坦。去年12月,我到柏林的贝希斯坦中心,演奏了贝希斯坦新的大三角钢琴,觉得很棒。我的最新专辑“亲和力”就是用贝希斯坦录制的。


潮人谈系表演艺术智库兼独立观察


No. 6 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