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为谁安魂,为谁挽尊

老赖乐读2020-07-26 13:10:16

四月过去了,清明的概念也消逝,不过,为了什么去做什么,依然是一个人生重大命题。托斯卡都说,为爱情,为艺术。问题是,艺术的两大主题是爱情和死亡。那么,还是为爱情,为死亡?



爱情和死亡,瓦格纳的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让人动容。死亡命题,还有不同作曲家的安魂曲,为每个古典音乐消费者挽尊。今天我要分享的是4月27日,Franck指挥法广爱演出柏辽兹的安魂曲,聆听地址:


https://www.francemusique.fr/emissions/le-concert-du-soir/le-concert-de-20h-du-vendredi-27-avril-2018-60698



这个庞大的作品,动用了三个合唱团。除了法国本土的,还请来了WDR合唱团,也就是即将来和WDR合作在星海音乐厅演出欢乐颂的西德广播合唱团,您可以体验一下这种宏伟的阵容。之前WDR在萨拉斯特的指挥下,在科隆大教堂也演出了柏辽兹的安魂曲,可能效果更棒。毕竟,人多势众,一个音乐厅的顶都怕被掀翻了。



我们可以参考一下Munch在DG的BRSO的录音,同样是一个不错的柏辽兹的安魂曲。如果说,莫扎特的安魂曲是为了自己而写,而且没有完成。那么,柏辽兹这首安魂曲,为了荣誉军人而创作,实际上也是写给自己的。他在做巨大的人声和管弦乐团实验,一个男高音带着三个合唱团,威武前行。



说到莫扎特,TC应该是完成了他的莫扎特歌剧系列,今年下半年开始威尔第歌剧系列?他会在科隆演出威尔第的歌剧阿依达和茶花女,您可以留意。我记得他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莫扎特安魂曲的录音,但没有给柏辽兹的安魂曲留下解读,或许实在太庞大了,不适合他的小心脏。



TC即将入主SWR团,那么我们也看看SWR团在Tomas Sondergard(今年末他会带RSNO来中国大陆巡演)指挥下,给茱莉亚费舍尔伴奏的布里顿小提琴协奏曲实况视频,观看地址:


https://www.swr.de/swr-classic/swr-web-concerts-julia-fischer/-/id=17055312/did=21529356/nid=17055312/8eof5h/index.html



SWR保持了一贯的高质量音效和视觉体验。茱莉亚费舍尔的演奏,带有某种工业化的精确,在布里顿小协的忧伤世界里,不会把我们带入沟里,哀而不伤,乐而不淫,这种状态最好。Op.111.不仅是贝多芬32号钢琴奏鸣曲的代码,也是普罗的第六交响乐的代码。打光棍的节奏。普罗和西贝都是写了七首交响乐的人,在第六交响乐上,两个人都没有马勒的那种大悲咒,而是用了轻快诙谐的东西。



下半场的普罗第六交响乐,打开了通往神秘黑森林的世界。这和听钢琴版的天方夜谭类似。普罗在第六交响乐营造了孤魂野鬼的气氛,小鬼大鬼,好像在您身边。Simon Trpceski给我们一个不同与扫墓的体验的机会。钢琴独奏版的图画展览会很常见,听着音乐去看画展,也是某种形式的扫墓拜山,但钢琴独奏的天方夜谭,罕见,不是祭奠,而是芭蕾舞伴奏。聆听地址:


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b0b0slg1



来自马其顿的钢琴家,曾经和张弦的广交在星海音乐厅演出老柴第二钢琴协奏曲,很不错!他和佩里连科是好基友,不时去澳大利亚旅行。对于久困欧洲大陆的音乐人来说。澳大利亚真是休闲好去处。既然上面提到了马勒,那么就听听今年他指挥号称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比德累斯顿团还老,追溯到1448年)乐团——皇家丹麦乐团演出的马勒第二交响乐,聆听地址:


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b0b0y6kq


马勒没有写过安魂曲,但第二交响乐,是在他参加彪罗的葬礼上,有感而发的杰作。那么,我就把这首交响乐,当做马勒写给自己的安魂曲的一首。马勒的交响乐,如果从安魂曲来理解,行得通。复活,为了未来的同时代人安魂,在消费升级还是降级的焦虑中,挽尊!



皇家丹麦剧院是一个好地方,哪天路过哥本哈根,要去看看。核实一下,丹麦根本不存在蓝罐曲奇那样的曲奇。五一假期,如果您运用三天年假,可以凑出一个8天的假期,就完全可以去哥本哈根住五晚。虽然不算是旅行鄙视链的顶端(去大马士革、南极或者平壤才算?),但至少也是中位数的地方了。读书和旅行为了啥?为了安魂,为了赚钱,为了挽尊。



他们的演出安排可以。哥本哈根商学院是研究奥地利学派的重镇,和维也纳大学遥相呼应。昨晚的黑肖弹了土耳其进行曲,但让我想起这个人,您听过嘛?



以上图片版权归属老赖,乐团和演奏者等,感谢!我只是一个搬运工,还请您打赏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