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音乐家提问阿巴多(上)丨“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完善我们的艺术? ”

音乐文献编译组2019-11-21 06:13:19

阿巴多谈贝多芬 纪录片 


 

Interviewing Abbado

对话阿巴多

推荐阅读:1、拒绝做“帝王”的阿巴多丨“他不愿高高在上,连乐手叫他大师他都不愿意!” 2、纪念阿巴多丨马勒《第六交响曲》丨琉森节日管弦乐团丨2006年;3、纪念阿巴多丨寂静,是音乐的延续丨“最好的观众是那种在片段结束后尽可能保持肃静的观众,尤其遇到涉及死亡的作品” 4、“他完全打翻旧式的权威式指挥”丨阿巴多指挥1996年柏林森林音乐会“意大利之夜” 5、重听贝多芬:阿巴多的三套贝交全集;6、他居然乘坐着地铁 1 号线到国家大剧院丨阿巴多指挥门德尔松《婚礼进行曲》;7、“最完美的马勒”丨聆听阿巴多与马勒不解之缘;8、阿巴多,远处的亮光丨“他已经超越了指挥的层次,他是音乐的精神领袖,他是远处的亮光,看到的人就会向它走去!” 9、阿巴多带走了什么?什么是像室内乐一样演奏交响乐?10、阿巴多说:“生病成了好事,现在我开始用新的眼光看待世间万物了”丨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11、“就像一片云彩消失在蔚蓝色的天空中”丨阿巴多指挥马勒《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12、指挥家阿巴多(上)丨 “对我来说,聆听是最重要的事情:去聆听彼此,去聆听人们在说些什么,去聆听音乐。” 13、指挥家阿巴多(下)丨“音乐无关于生死,不,它高于生死!”



  • Leading musicians and collaborators put their questions to the great conductor (Gramophone, 2010)以下是世界最具影响力的音乐家及阿巴多(1933年6月26日-2014年1月20日)的合作者向这位伟大的指挥家提问(《留声机》杂志,2010年)

Ever since his debut at Milan’s Teatro alla Scalain 1960,Claudio Abbado has collaborated with and inspired many of the great instrumentalists and singers of the day. Given his renowned intensity of focus during rehearsals, not to mention his well-known ability to convey his thoughts through gesture rather than the spoken word, we invited some of them to pose questions that they might not hav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ask while they were preparing a performance. They range over a wide spectrum, from Abbado’s processes of learning a score to his breadth of artistic interests, his attitudes towards contemporary works and his plans for the future. The questions were put to Abbado when I visited his Bologna home for a rare audience. It is no surprise that his responses reveal a man with a limitless passion for music and one who searches deeply for the solutions to its interpretation.

自从1960年在米兰拉斯卡拉国家歌剧院首演后,克劳迪奥·阿巴多已经与当代许多伟大的乐器演奏家和歌手进行了合作,并且激励启发了他们。考虑到阿巴多排练时出了名的专注,更别提他那广为人知的用手势而不是语言来传递自己的想法的能力,我们邀请了他们中的部分人来讨论一些问题。当他们准备表演时,他们可能没有机会提问。他们提问的范围很广,从阿巴多学习乐谱的过程到他艺术兴趣的宽度、他对当代一些作品的态度,以及他关于未来的计划。在我前往他博洛尼亚家中参加一个小型观众见面会时,我向他询问了这些问题。毫无疑问,他的回答显示出他对音乐的无限热情和他对如何诠释音乐做出的认真探索。 




For half a century Abbado has been at the forefront of concert and operatic life, first as music director at La Scala for almost two decades from 1968 to 1986, then at theVienna State Opera (1986 91). He was chief conductor at theBerlin Philharmonicfrom 1989 to 2002, having previously been in charge of 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1979 87). Nowadays his energies are concentrated on the hand-picked 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 which he established in 2003, and on theBologna-based Orchestra Mozart, founded the following year. If in recent times his workload has had to be reduced in the aftermath of an operation for stomach cancer, his appearances on the podium have lost none of their compelling authority or their capacity to generate awe at the powers of perception that they manifest.

半个世纪以来,阿巴多一直处于音乐会和歌剧生活的最前沿。1968年到1986年,近20年的时间里,他在斯卡拉国家歌剧院担任音乐总监,之后于1986年至1991年间,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任职。从1989年到2002年,他一直担任柏林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在此之前,他曾于1979年至1987年,负责伦敦交响乐团。如今,他的精力都集中在2003年时他精心创立的卢塞恩节日管弦乐团和次年组建的博洛尼亚莫扎特交响乐团上。最近,即使他的工作量不得不因为胃癌手术而减少,出现在指挥席上的他也没有失去令合作者们信服的威信和他们表现出的对其洞察力的敬畏。(编者按:阿巴多先生已经于2014年过世,我们深表怀念!)


1

  

Alan Gilbert

艾伦·吉尔伯特

I’ve always admired the way you learn music and would love to get some insight into how, specifically, you do it. Would you be willing to tell us about your study process?

问:我一直非常欣赏您学习音乐的方式,而且很想了解您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您愿意给我们介绍您的学习过程吗? 

I love to read books, I love literature, I like to read scores and music. Normally I like things so much that I start to read them once, and then again and again until the moment I know them by heart. I always think I don’t know enough. There is no limit to what you can know about a piece. Every time I relook at a piece I have conducted many times, I start again from the beginning. With a new piece I try to know more about the composer but normally I conduct music of composers that I know. I will study anything that helps to know more about a piece, not just the music but the cultural background, letters, paintings, architecture or life.

阿巴多:我喜欢读书,喜欢文学,喜欢读谱,喜欢音乐。通常,我有非常喜欢的东西时,我便立刻开始阅读它们,一遍遍地读,直到心领神会。我总是认为我了解得不够。你对于一个作品的理解是没有限制的。每次我重新回顾一部我已经指挥过很多次的作品时,我又会重新开始。对于新作品,我会试着多了解这位作曲家,不过我通常会演奏我所知道的作曲家的音乐。我会学习有助于更了解一部作品的一切东西,不仅仅是音乐,还包括文化背景、信件、绘画、建筑或生活。


人物简介:美国指挥家艾伦·吉尔伯特(Alan Gilbert)1967年2月23日出生于纽约。吉尔伯特的父亲麦克·吉尔伯特和其母武部洋子(Yoko Takebe)均为纽约爱乐乐团艺术家,可以说他从小就对整个乐团耳濡目染。吉尔伯特后来在著名的哈佛大学柯蒂斯音乐学院和茱莉亚音乐学院研习指挥,并在1994年赢得了指挥大师索尔蒂设立的奖学金,得以亲自追随大师本人学习。

阿巴多对话波利尼


2

  

Maurizio Pollini

毛里齐奥·波利尼

In what way do you think contemporary music is important for our musical life and culture?

问:您认为,当代音乐对我们的音乐生活和文化有着怎样的重要性? 

It’s very simple. If you think back to the time of Beethoven, he was a contemporary composer. And many people didn’t understand him. So any time you have a great composer, you should try to understand, to listen. Today’s the same. I play music of Boulez, of Stockhausen, and I like it very much. I conduct a lot of Luigi NonoandBerio. Each country has wonderful composers.

阿巴多:这很简单。如果你回顾贝多芬所处的时代,他也曾是一位当代作曲家。然而很多人并不理解他。所以任何时候,你在面对一位伟大的作曲家时,你都应该试着理解和聆听。今天也是一样。我会演奏布列兹和斯托克豪森的作品,对此我很享受。我也指挥了大量路易吉·诺诺和贝里奥的作品。每个国家都有非常优秀的作曲家。


3

  

José van Dam

何塞·范·达姆

We all know that you excel in many different areas of the repertoire, be it Italian, German or French, but I’d like to know which music you find difficult to empathise with and perhaps to understand?

问:我们都知道您对很多不同地域的曲目都有出色的诠释,无论是意大利的、德国的还是法国的,但是我想知道您觉得哪些音乐很难把握,或者是不好理解? 

No music is easy. But what I don’t like is limits. José doesn’t speak of Russian music. I conduct Mussorgsky and Tchaikovsky and Stravinsky and Prokofiev and Shostakovich. I don’t like limits, so I don’t see why I shouldn’t love French music, English music, Russian music, Austrian, or even Italian music. I like good music.

阿巴多:没有音乐是简单的。但是我不喜欢局限性。何塞没有提到俄罗斯的音乐。其实我也指挥穆索尔斯基、柴可夫斯基、斯特拉文斯基、普罗科菲耶夫和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我不喜欢受限,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应该热爱法国音乐、英国音乐、俄罗斯音乐、奥地利音乐,甚至是意大利音乐。凡是好的音乐,我都喜爱。


人物简介:比利时低男中音何塞·范·达姆(José  van Dam),1940年8月25日生于布鲁塞尔,17岁时进入布鲁塞尔音乐学院,跟随Frederic Anspach学习,一年后他便以声乐和歌剧表演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毕业文凭。1961年他在巴黎歌剧院做了他的歌剧的首演。1967年进入德意志柏林歌剧院。在世界顶级剧院都留下过他的身影。1974年在柏林获得“Kammersänger”称号,并获得德国音乐评论家奖,1976年获得比利时新闻金奖,1979年获得法国l’Académiefrançaise duDisque奖,1980年获得法国抒情Orphée d’Or de l’Académie奖,1985年获得欧洲影评人奖等,1998年8月,因为在音乐上做出的贡献,被比利时国王封为男爵,认为他是最优秀的古典歌手之一。


4

  

Thomas Quasthoff

托马斯·夸斯托夫

What significance has the Lied and Lieder-singing had on your artistic life and artistic interpretation?

问:您的艺术生活和艺术诠释中,艺术歌曲和颂唱有什么意义呢? 

I always love to play or conduct Lieder, and I think some of the best recordings that Thomas Quasthoff, Anne Sofie von Otterand I did together were of Lieder from Mozart onwards, up to Mahler and Des Knaben Wunderhorn and the complete cycles. For me, Mahler wrote operas in the form of symphonic pieces. In Lieder the meaning of the text is very important. In Italy we have wonderful theatres and a great tradition for opera but one of the greatest aspects of culture in Germany, Austria, England, France and middle Europe is the song with text. It is one of the greatest forms of expression.

阿巴多:我一直很喜欢诠释和指挥艺术歌曲,我想到很多托马斯·夸斯托夫、安妮·索菲·冯·奥特和我一起完成的优质录音,它们源自莫扎特的艺术歌曲、马勒的《少年的魔角》和整个声乐套曲。在我看来,马勒用交响曲的形式创作歌剧。艺术歌曲中,文本的意义非常重要。在意大利,我们拥有极好的歌剧院和伟大的歌剧传统,但是在德国、奥地利、英格兰、法国和中欧,文化最重要的方面之一就是歌曲的文字。这也是最伟大的表达形式之一。


人物简介:托马斯·夸斯托夫(Thomas Quasthoff)是目前国际音乐界公认的一位杰出的演唱艺术歌曲和清唱剧的低男中音歌唱家。 夸斯托夫从13岁时就表现出了歌唱天赋。在汉诺威,他师从夏洛特莱赫曼教授学习歌唱、随胡贝尔教授学习音乐理论和音乐史。从那时开始,夸斯托夫先后赢得了许多国际性的奖项,如慕尼黑ARD国际音乐比赛首奖1988、莫斯科肖斯塔科维奇音乐奖1996、1996年爱丁堡国际音乐节比赛大奖以及由德国媒体颁发的回声音乐奖1998。从1996年起,他担任了多特蒙德音乐学院声乐系的教授。Thomas Quasthoff虽然天生残疾,只有120公分高,是世上最矮小的男中音。但是他的歌声却一点也不小,而且厚实有劲。以身材问题来看,他可能无法演出歌剧,但是艺术歌曲演唱却是当今世上最顶尖的男中音歌唱家。

5

  

Christopher Alder

克里斯托弗·阿尔德

When you start studying a piece you have performed earlier, do you listen to your recording or deliberately try to distance yourself from any previous concept?

问:当您开始研究一部曾经演绎过的作品时,您会听您之前的录音,还是会刻意与之前的理念保持距离呢? 

No, I try to study again, and fortunately in a life you can always find something new. It would be boring always to do the same thing in the same way. But I try to find new, important things. Sometimes I listen to my old recordings and think, ‘Oh my God, what was I doing there?’. And sometimes I think, ‘That’s not bad. Something good.’

阿巴多:不,我会试着再次学习,幸运的是,在我的生命中,我总能寻找到新的东西。用同样的方式做相同的事情总是很无聊。但是我会试着发现新的、重要的东西,有时我在听我过去的录音时会想,“天哪,我当时在做什么?”有时我又觉得,“这并不差,这样处理还不错。”

人物简介:克里斯托弗·阿尔德(Christopher Alder)是DG公司录音师,阿巴多几乎所有DG唱片的负责人。


6

  

Gil Shaham

吉尔·沙汉姆

What advice or suggestions do you have for today’s musicians – composers, conductors and (especially) instrumentalists? What should we do to improve our art?

问:对于今天的音乐家,包括作曲家、指挥家,尤其是乐器演奏家,您有什么忠告,或者是建议呢?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完善我们的艺术? 

To listen more and to enjoy the music. To love music. There is a great passion for music everywhere, even in Italy where some years ago it was not so. The musician should be open to play from Baroque music to the modern avant-garde. There shouldn’t be any limits. Always try to find good music. I remember after the war they were saying about Bartókand Stravinsky that it’s not music – it’s percussion, just noise. Today almost everybody would say that it’s classic music. The problem today is to know which ones are the good composers.

阿巴多:多聆听,而且要享受音乐、热爱音乐。如今,世界各地都对音乐有着强烈的热情,甚至是在意大利,很多年前在这里情况并不是这样的。从巴洛克音乐到现代前卫的音乐风格,音乐家们都应该敞开心扉去接受,不应该受到任何限制,要努力去发现好的音乐。我记得战争结束后,人们在谈论巴托克和斯特拉文斯基时,说这不是音乐,而是撞击,是噪音。今天,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古典音乐。如今的问题在于要知道哪些人是优秀的作曲家   

人物简介:吉尔·沙汉姆,美国小提琴家,1971年生于伊利诺斯州。他的双亲都是科学家。全家在1972年迁回以色列定居。沙汉姆7岁时在耶路撒冷的拉宾音乐学院开始跟随塞缨尔·伯恩斯坦学习小提琴。他进步很快,两年后,应邀为斯特恩、米尔斯坦和谢林等人演奏。1980年夏,他参加了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举行的阿斯本音乐学校,接受迪蕾女士和艾勒曼等人的指导。第二年,他开了平生第一场音乐会,当时才只10岁。1982年,他赢得了克莱尔芒特比赛的首奖,获准进入纽约朱利亚德音乐学校跟随迪蕾女士和艾勒曼等人学习。1992年,沙汉姆举行了他在卡内基音乐厅的首演,使他在欧美各国日渐繁忙的巡回演出达到一个高潮。(明天继续更新下半部的)


音乐编译组公众号往期推送:1、八十岁时论阿劳丨论阿劳的演奏艺术;2、八十五岁论阿劳丨他的演奏何以伟大?3、钢琴家特里福诺夫专访丨“我在游泳池里练琴”;4、十五问王羽佳丨“演出”对你意味着什么?5、王羽佳访谈丨“穿长裙?待我四十岁!”6、王羽佳专访丨她赢得了没有参加的“比赛”!7、采访阿格里奇丨“音乐必须是自然流露的事情!” 8、帕尔曼追忆海菲兹丨“这么多小提琴家都试图模仿他,但他们的演奏却成了活生生的讽刺。”;9、肖邦大赛访傅聪丨“这个比赛没有完美的玛祖卡。” 10、韩国钢琴家赵成珍访谈丨“如果我遇见肖邦……”;11、憨豆先生采访郎朗丨谈肖邦以及古典音乐普及;12、古稀之年克莱默访谈丨谈《克莱默版贝多芬协奏曲》(亨勒出版社);13、“奥伊斯特拉赫经常鼓励我,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丨“当代怪杰”吉顿·克莱默访谈;14、“指挥家”李云迪访谈丨“音乐源自内心,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们一遍遍地弹奏相同的曲子,表演依然不是机械化的原因。” 15、郎朗弟子马克西姆·朗多访谈丨“郎朗对所有事物的热情深深感染着我,当我们在一起演奏时,可以感受到创造出的音乐竟然如此欢乐!” 16、肖邦“迷妹”阿格里奇论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丨“我多么渴望去亲眼看到肖邦怎样弹琴!”;17、纽爱新总监梵志登访谈丨“我并不想被公众看作对某位作曲家有特殊癖好,演的最多或最为喜欢。” 18、埃格纳钢琴三重奏访谈丨你有父亲、母亲和孩子,等我们长大了,孩子就会成为父亲和母亲,这就是室内乐想要阐明的观点!19、华裔小提琴家侯以嘉访谈丨“没有技巧就没有表达的自由;但只关注技术,很快会变得无聊或疲劳,并失去练习专注度。”

 20、郎朗访谈丨“有时候父亲把我逼得太紧了,可他是爱我的!” 21、哈农库特访谈丨“我所探寻的始终是作曲家为什么要这样写”;22、面对批评,郎朗很委屈丨“我想让古典音乐表现得酷炫一点,这有什么不好么?”;23、“准备好了”丨回忆海菲兹小提琴大师班;24、美酒,女人和钢琴丨钢琴家鲁宾斯坦的三原色;25、纪念李帕蒂丨他坚称乐谱是“我们的圣经”,但对作品内在精神的解读更重要!26、周善祥访谈丨不想当钢琴家的作曲家不是好数学家;27、席夫丨为何我的《哥德堡变奏曲》宛如与魔鬼跳舞?28、卡萨尔斯论演奏丨“我们必须学会不要每个音符都完全照搬谱子上写的拉。” 29、钢琴家李斯蒂莎访谈丨我为何“在YouTube创建自己的频道”?30、席夫访谈丨“我们必须努力向公众解释如何聆听美妙的音乐。” 31、托斯卡尼尼与川普丨作为权力工具的古典音乐;32、论托斯卡尼尼丨热爱自由并勇于行动;33、布伦德尔谈周善祥丨“你可以雇一个登山向导来教一个小孩儿怎么走路。” 34、指挥家圣克莱尔论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丨“他并不浪漫,你在他的音乐中并不能得到像柴科夫斯基或者马勒交响曲中所得到的感受。” 35、“音乐绝对不是知识”丨钢琴家白建宇访谈;36、鲁宾斯坦访谈丨“我告诉家人,如果我坚持钢琴事业太久就开枪打死我。” 37、罗斯特罗波维奇访谈(上)丨“在我演奏时,我不是在听大提琴的声音,而是在听一个管弦乐团。” 38、罗斯特罗波维奇访谈(下)丨“我从50年代开始指挥,这大大拓宽了我塑造音乐的视野。” 39、巴伦博伊姆访谈丨“柏林墙倒塌以来,世界一直处于缺乏领导的困境中。” 40、郑京和的回归丨“当我在舞台上时,上帝与我同在!”

 41、巴伦博伊姆遇见阿格里奇丨“当音乐家们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时,他们的表情传递出自然和精神力量。” 42、爸爸巴赫到底有多少小崽子? 43、我问郑京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重新站上舞台是什么感觉?44、基辛访谈丨“我们钢琴家非常幸运:钢琴曲目如此之多,我只希望活得足够长,能学到我想演奏的一切。” 45、他差点成为“古尔德”丨阿劳与巴赫的故事;46、基辛访谈丨“我们钢琴家非常幸运:钢琴曲目如此之多,我只希望活得足够长,能学到我想演奏的一切。” 47、他是钢琴家,却说自己“的目标是尽量少练习”丨迪巴格访谈;48、“我们要从象牙塔中取出音乐”丨巴伦博伊姆访谈;49、“我不想听伊莎贝拉·福斯特以外任何人演奏的协奏曲。” 50、“我不是唯一戴眼镜的钢琴家”丨迪巴格访谈;51、休伊特访谈丨“你花时间学习巴赫,他必然回报你很多”;52、休伊特访谈丨“要成为优秀的巴赫演奏者,也一定是一位学者。” 53、对话休伊特丨“每只手的每一根手指都可以通过巴赫的音乐的训练而变得有力。” 54、对话休伊特丨“我很幸运,通过做一些能给我和很多人带来乐趣的事情谋生。” 55、男高音阿兰尼亚专访(上)丨“我正在寻求的声音极其简单。” 56、一位世界级男高音的互联网思维丨阿兰尼亚专访(下);57、钢琴家波利尼丨“我永远不选音乐之外的另一种生活!”;58、巴伦博伊姆访谈丨“我相信有很多以色列人梦想有一天醒来,发现巴勒斯坦人不见了。” 

59、钢琴家马加洛夫回忆他第一次听到李帕蒂演奏60、乔治乌访谈丨“在我之前歌剧演唱家不需要美貌。” 61、内田光子论莫扎特丨“没有什么比音乐家的生活更美好。” 62、捷杰耶夫访谈丨他要把古典音乐传播到世界各地,哪怕是最不可能的地方丨捷杰耶夫访谈;63、谷宇飞专访祖克曼丨“你必须与坐在音乐厅最后一排的观众积极传达你所演奏或指挥的曲目的意义。” 64、对话祖克曼丨小提琴家为何要学中提琴?65、对话祖克曼丨为何演奏家要学习指挥?以及多大开始学习指挥?66、对话祖克曼丨“伟大的指挥家看上去话不多,糟糕的指挥家却总是喋喋不休!” 67、对话祖克曼丨“古典音乐究竟要向中国传达什么?” 68、对话祖克曼丨“加拉米安去世后,小提琴教育走下坡路了。” 69、对话祖克曼丨切利比达奇告诉我:“平庸有毒,要远离平庸!” 70、对话祖克曼丨“我从中国人身上学到了很多!” 71、“贝多芬音乐中最鼓舞您的是什么? ”丨杜塞贝尔谈贝多芬与塔卡契弦乐四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