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指尖流淌出的旋律,让你缓缓起舞,聆听10首经典圆舞曲

经典流行金曲2020-01-23 11:04:12



圆舞曲(Waltz),也称“华尔兹”,18世纪社交舞会,19世纪开始流行于西欧各国,旋律流畅,节奏明显,高贵典雅,伴奏中每小节仅用一个和弦,由于舞蹈时需由两人成对旋转,因而被称为圆舞曲。



从十八世纪中叶,维也纳古典乐派兴起,圆舞曲就成了作曲家经常采用的体裁。像海顿、莫扎特、贝多芬和舒伯特这些大作曲家都创作过圆舞曲:海顿的钢琴奏鸣曲中出现过“圆舞曲乐章”;舒伯特写过很多圆舞曲,从1815到1827年间他创作了一百多首钢琴独奏的圆舞曲,这些简短而富有音乐性的作品,成为后来维也纳圆舞曲的先声。



《维也纳森林的故事》

约翰·施特劳斯

此曲与《蓝色多瑙河》同样著名,一为河流,一为森林,相得益彰。乐曲以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郊外美丽的森林为题,序奏以阿尔卑斯地区的民族乐曲齐特尔琴弹出,之后小圆舞曲一个接一个,丝丝相连,环环相扣,如一串闪耀的珍珠项链,让人目不暇接,乐曲的尾部充满律动,并在勃勃朝气中结束旋转。




《邀舞》

韦伯

《邀舞》是19世纪德国伟大的作曲家卡尔·玛利亚·冯·韦伯于1819 年创作的一首典型标题性钢琴曲,带有明确的情节。

在一个热闹、华丽的宫廷舞会上,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绅士邀请一位美貌姑娘与其共舞,开始少女还有些不好意思,青年继而再次热情邀请,最后姑娘在盛情之下终于含羞应允。

这时舞曲的音乐奏响,青年挽着少女的手臂步入舞池,旋即便溶入了舞蹈的激流……舞曲结束了,青年向少女鞠躬致谢,姑娘则腼腆地屈膝答礼,最后在安谧的气氛中结束了全曲。

由于《邀舞》的音乐非常形象化,且旋律又很优美,所以百余年来曾被许多人改编成为各种不同的管弦乐版本演奏,久而久之,真正的钢琴原作却很难听到了。



《南国玫瑰》

约翰·施特劳斯

这首圆舞曲的素材来自于1880年10月在维也纳剧院上演的轻歌剧《女王束带里的手帕》,乐曲旋律美妙而优雅,节奏富于变化,你即便只是在听,也会情不自禁地和着乐曲的节律而摇晃身体。



《艺术家的生涯》

约翰·施特劳斯

据说,这里的艺术家就是约翰·施特劳斯本人,乐曲中优美的旋律不断出现,如同艺术家正满怀喜悦地歌唱着自己的幸福,它向我们确凿地传递了艺术家的美满人生。



《酒、女人和歌》

约翰·施特劳斯

作曲家在这里非常直白地告诉我们他喜欢什么,而乐曲又是如此具有动力和召唤感。就此我猜想,酒色对于每一个男人或绝大多数男人来说或许都是一种诱惑。也因此,中国古人有很多语词来加以形容,如酒色之徒,又如英雄气短。其实这事看你如何对待。你瞧人家小约翰,酒色都喜欢,可正经事也没有荒废,曲子照样谱得那么好。(当然,这样一种“嗜好”的适用范围不含国家公职人员这一特殊群体,既然是公职,就必须遵从公共道德的命令。)2015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这支圆舞曲也再次响起。



《溜冰圆舞曲》

瓦尔托伊费尔

如果说约翰·施特劳斯是圆舞曲之王,那么瓦尔托伊费尔也被视为法国的施特劳斯和圆舞曲之王,其一生创作了250余首圆舞曲,《溜冰圆舞曲》就是其代表作。乐曲采用了维也纳圆舞的形式,由序奏,四个小圆舞曲及结尾组成,如同一幕冰上芭蕾。  



《圆舞曲》

徳利布

德利布于1881年起担任巴黎音乐学院作曲教授,一生尤以芭蕾音乐成就最高,其使得芭蕾音乐交响化,由此也被视为芭蕾音乐之父,芭蕾舞剧《葛蓓莉亚》即是代表作。这首乐曲虽只有短短的2分钟,但足够好听。



《忧伤圆舞曲》

西贝柳斯

这首宛如小型交响试的《忧伤圆舞曲》(Valse Triste, Op.44-1, 1904)原本是他为妻舅Armas Jarnefelt的剧作《死神》(Kuolema)谱写的一段配乐,描述一个临终女人在圆舞曲召唤下从梦中起来与来客共舞,舞到高潮,敲门声中死神站在门口。这种掺杂哀伤与欢乐的情绪正是人生的最佳写照,加上此曲沙龙味十足,虽然意味哀伤,却在出版后成了当时欧洲咖啡屋的热门曲目。



《睡美人》

柴可夫斯基

“《睡美人》中的圆舞曲”《睡美人》原是一出三幕芭蕾舞剧,根据法国作家贝洛的《林中睡美人》改编,完成于1889年。之后,作曲家又从舞剧中选出5段乐曲构成《睡美人》组曲。我们听的这首圆舞曲在舞剧中出现于第一幕里面,也是全剧的第15乐段。而在组曲中,各个乐段并没有按照舞剧情节来编排,它被置于最后。这首乐曲的故事背景是,远道而来的四个不同国家的王子手持鲜花向奥洛拉公主求婚,参加盛宴的人们拿着花朵翩翩起舞。旋律先由乐队的弦乐部分奏出,轻松活泼、抒情优美,表现出了庆典舞会的盛大场面和欢快气氛。



《胡桃夹子》

柴可夫斯基

“花之圆舞曲”舞剧《胡桃夹子》也是专门为儿童写的,并且同样被编成了组曲。而这段圆舞曲是用于称颂善良勇敢的女孩玛丽。在舞剧中这首乐曲出现在第二幕里,在组曲中它也成为压卷之作。乐曲开始时有一长段华丽的竖琴演奏,已经让我们置身于纯洁的童话场景之中。随后的音乐旋律优美,节奏明快,色彩鲜艳,气氛热清又不失庄严。这首圆舞曲堪称整部舞剧组曲之冠,也是柴可夫斯基圆舞曲中最杰出的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