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曲目解读】四首金曲,让你深度了解《莫扎特》

Musical Fans2019-11-26 11:17:29

1.Ich bin, Ich bin Musik(我是,我是音乐)

 

本曲在剧中,是承接于父亲教导莫扎特要循规蹈矩守好本分之后,莫扎特小小的反抗,也是年轻的莫扎特第一次讲述对自己和音乐的理解。

歌曲立意源自1777年莫扎特写给父亲的信:我不会绘画,也不擅长表演,而我将一切以音乐表达。

这首歌并非诞生于1999年维也纳初版,而是直到2002年日本版才终于被创作出来,一经诞生便成为了不亚于“schatten los”的代表性名曲。

2015年以及即将来到上海的新版中,这首歌又被增添了新的含义。不仅仅是希望得到认同,他相信音乐帮他插上了翅膀,天赋使他自由而独立,世人会因为他而着迷。这为接下来他与主教科洛雷多对话时说的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与您同样是位亲王做了铺垫,同时也仿佛是个命运的玩笑,至少在此时此刻,他还相信着天赋对他而言是力量而非禁锢。

然而,不论如何,生而为人,真诚地活着,将自己所品尝的人生以音乐的形式描绘出来,从出生之初直至人生的最后时刻都坚持做自己的莫扎特,是如此的耀眼夺目。



2.Was für ein grausames Leben(多么惨淡的人生)


巴黎之行对于剧中的莫扎特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不被世人认可的痛苦,和母亲去世的哀恸,是曾自认天之骄子的他第一次直面生活的残酷。他所信仰的神迹开始了崩塌。

在当年莫扎特写给父亲和姐姐报丧的书信中,他努力地劝说父亲和姐姐一切也许都是上帝为了他们的福祉作出的安排,他们终将在天国重逢。他侃侃而谈母亲以外的事,谈艺术、谈神圣音乐会、谈歌剧创作甚至伏尔泰的死讯。然而并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真实的感受如何。世界照常运转,没人会因为此处区区一个生命的陨落而哀叹,没有人会在意谁遭遇了怎样的伤痛。天赋和才能不名一文,即使怀抱信仰、孜孜不倦地求索,相信自己必将为人所爱,人生的终末依旧是孤独。

新版中的这首歌做出了小小的修改,将莫扎特哀叹自己命运的部分替换为他为母亲发出的悲鸣,大概可以视作剧作家Micheal Kunze试图为这个悲剧赋予更多人性的一点慈悲。



3.Ich Bin Extraordinär!(我是超级怪胎)

 

这大概是全剧最爽快的一首歌了!

莫扎特作为炫耀资本被主教科洛雷多带到了维也纳,却处处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一直贬损侮辱他的伯爵Arco终于激起了莫扎特的爆发。

莫扎特蔑视权威和反抗精神在这首歌里一览无余。挫折和时间并没有磨折他内心的高傲,他从不因为身份地位的崇高而对人另眼相看,也并不会轻易地受人摆布,谄媚巴结无法愚弄他,打压贬损更无法控制他,他只遵从于自己的内心。

尽管做了艺术化处理,并以韦伯夫人小号声屏蔽了秽语,歌词中依旧带有大量粗口痕迹,这些词汇并非是剧作家的强加,而是莫扎特其人在他和堂妹泰克拉的书信中真正曾经使用过的词汇,莫扎特其人甚至曾经为朋友和家人写过三首包含脏话的游戏曲。如同歌德曾经说过的玩笑,“我驱逐魔鬼,往往是靠我放了个屁赶走他的。”这也是作为人而非偶像的莫扎特的一部分。

2015版中首次加入了莫扎特跳上桌子大弹电吉他的动作,在舞台上,甚至连小阿玛迪都为止雀跃。正如作者自己说的,如果是历史上的莫扎特有这个机会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4.Wir zwei zusammen(我俩在一起)

 

2015新版中莫扎特与康斯坦丝增加了这首确定彼此感情的恋曲。

如同莫扎特在Ich binMusik中所说的,他希望人们能够喜欢上真正的他,而康斯坦丝正如是。康斯坦丝是剧中唯一不在意莫扎特的天赋,而是纯粹因为他就是他而爱他的人。他们自由天性相互吸引着,虽然都并不是适合恋爱的人,却在彼此身上看到了自己和共同的憧憬。

无论从内容还是在全剧中的作用来说,甚至连谈恋爱必须上个天的形式,都与伊丽莎白中的《Nichts ist schwer世间无难事》非常相似。这份因为境遇相似产生的爱,后来在阴差阳错中日生隔阂。从“只要我们在一起,一切皆有可能”,到“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离不弃”,到真正共同面对生活后才意识到的彼此的差异性。莫扎特的人生,不仅属于他自己,也属于音乐,属于他被赋予的使命。

正如莫扎特曾经在父亲的信中写给父亲的信中所说的“我爱她,她也一心一意爱我。”至少让他们在此刻做个甜梦吧。



5.Warum kannst du mich nicht lieben?(为何你不能爱我)

 

莫扎特与父亲重逢于他的在皇帝前的演奏会大获成功之后。见证这一刻的父利奥波德,反而意识到自己对儿子失去了意义,留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的严词转身离去。

父子关系是音乐剧莫扎特中最重要的人物关系之一,利奥波德对莫扎特的爱和过度的保护欲,望子成龙甚至又带着对自己孩子天赋的嫉妒。而向往自由和独立的莫扎特唯一能够回报他的方式就是以成功证明自己。这样过于复杂同时缺乏交流的感情使他们渐行渐远。带着倨傲争执不下最终不欢而散的二人,仿佛是无数对现实中的父母与子女的写照,特别有真实感。

这首歌和Ich bin, ichbin Musik在音乐上意义上都是相互呼应的。曾经希望着能够别人能够喜欢真正的他的莫扎特不再渴求,他明白了,不论能够得到爱戴,无论是否孤身一人,他都必须成为他自己。

2015版中,光中的父亲和影中莫扎特在舞台上形成了镜像,背景渐渐由金碧辉煌的音乐厅转为了阴云密布下的空旷道路。

阴霾将至,谁又能够摆脱呢?




(以上资料由以上部分资料由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提供


更多音乐请点击“阅读原文”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