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你的青春没有酒,我却活得像条狗

鑫胜体育中心2020-09-10 12:29:55

2017·足球致敬传奇——隐退篇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终于在这一年,他们以传奇之名被写进了历史,但这一页的历史,对于爱他们的人而言,却无比残忍。此去经年,这世间再也没有任何一条道路,可以让我们与传奇同行。他们留给世人一座记忆的城堡,可这座城堡却留不住那个和过往一样的昨天。过去的终究不复再来,这是离别的意义,我们告别的是传奇,告别的更是那段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那一定是你,那个曾经的少年,那个永远的少年,那个叫做卡卡的少年。

只是,岁月终究还是在青春的面庞上,雕刻下了风霜的印迹。2017年12月17日,在卡卡荣膺世界足球先生整整十年后的日子,全世界却等来了那声再见。十年之前,这个男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他甚至让身旁的C罗与梅西都黯然失色。如果说,如今的绝代双骄好似外星人,那么在卡卡的辉煌年代,他们只是站在外星人身旁的两位地球人。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年前的卡卡恰似一位千里不留行的红黑侠客,单枪匹马便可搅动时代风云,最好的卡卡,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年的时光里,也永远停留在了米兰,那个他永远眷恋的,叫做家的地方。


在足球世界,或许很难再寻觅到一个人,像卡卡这般虔诚,像卡卡这般纯粹,像卡卡这般优雅,像卡卡这般风度翩翩。他经历过仿若流星坠落般的急速下坠,他经历过被伤痛折磨的痛彻心扉,但他却永远在上帝的指引下虔诚如初,永远在上苍的注视下心如止水。曾经的最好就在,永远的最好就在,人们都说人无再少年,但之于卡卡,他却永远是那个少年,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世间不会再有下一个卡卡,我们的生命里,只有这一个卡卡。


卡卡的告别,不是米兰拥趸在这一年唯一的伤怀,在红黑色的22号远走之前,那个昔日红黑色的21号也选择了挥手再见。从此,美丽的弧线永远停留在了天际,徒留落叶,随风飘散,一代大师皮尔洛就此归隐田园。

告别时刻,他的脸上依然平静如水,一如人生初见时那般风轻云淡。可是,在这个意大利足球的寒冬,皮尔洛离去的背影,更平添了几分萧瑟,几分凄美,这一切都让追忆更浓,思念更苦。人们怀念的,是一个人,更是一个艺术的足球时代。皮尔洛的足球,是重压之下无惧色,勺子点球指点江山;皮尔洛的足球,是方寸之地现魔法,绝美直塞妙至毫巅;皮尔洛的足球,会说话,会思考;皮尔洛的足球,成全着别人,最终也成全了自己。皮尔洛的足球,从不需要顶礼膜拜,只需要单纯地,静静欣赏。曾经拥有皮尔洛,是这个时代的幸运,曾经陪伴皮尔洛,是这个时代赐予我们的幸运。


亚平宁的离歌,不只在米兰城唱响,在永恒之城罗马,他们同样送别了永恒王子。托蒂等同于罗马,罗马等同于托蒂,这个曾经世人皆知的恒定公式在这一年不再永恒。

在托蒂纪念球衣的展示台,拾阶而上,是一代代古罗马帝王的名字,而它的顶端却写着弗朗西斯科托蒂,这是人们向他致敬的方式。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光阴流转,有太多东西被时光改变,但托蒂却抵御着时间的锋芒,用从一而终的坚守与罗马城始终同在。


25年的红狼生涯,托蒂只有一次站上了亚平宁的顶峰,但他却选择了不离不弃。他用25年的休戚与共,留下了一人一城、一生一队的忠诚佳话。生于斯,长于斯,爱于斯,恋于斯,这不是美丽的童话,这是托蒂用所有足球生命书写的爱的箴言。年少的梦里,哪个男孩不曾幻想,成为守护故土的忠诚勇士,而过去的25年,托蒂就一直在这样的梦中。直到2017年5月28日,当41岁的托蒂不得不要说再见的时刻,他依然想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做一些美好的梦,然后被妈妈叫醒去上学,但其实我还想继续睡下去,想重新成为故事里的孩子,但这一切现在不可能了,因为这一次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当从梦境回到现实,有多少人陪着托蒂一起潸然泪下。原来,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永恒,但在人们的心中,托蒂之于罗马,却是永恒。


托蒂的告别,有泪水为伴,拉姆的告别,则有冠军相随,歌声相随。歌中如是唱到,或许你亦不自知因何陪伴,或许只因你肆意忘情,或许只因你心比山坚,知晓归处何在。在欢庆盛典的故地,玛利亚广场,拜仁以这样的抒怀,送别永远的慕尼黑之子,永远的功勋队长——菲利普拉姆。

这或许是我们想象中,最美好的送别的样子,没有惆怅,没有哀鸣,只有感恩与陪伴。感恩那个2006年的夏天,他用那脚划破天际的绝美弧线闯入我们的视线,那个时候,人们叫他小将拉姆,可是,十一年之后,这样的称谓已然变成了回味。34岁,或许并不是一个应当告别的年纪,但对于拉姆而言,他的足球使命已然可以画上一个完满的句点。拉姆说,他不是真正的离去,他会永远注视拜仁,希望后来者可以一直为这里带去盛大的庆典,带去欢畅的啤酒浴。寥寥数语,凝结的是对过往时光的款款深情。


作为拜仁慕尼黑与德国国家队的双料队长,拉姆或许不是一位君临天下的帝王,但他却用沉默与安静诠释着自己的领袖哲学。当他到来时,润物细无声,当他归去时,惊艳了无痕,这就是我们爱他的样子。


与拉姆一同举起离别酒杯的,还有另一位低调传奇,哈维·阿隆索。

18年的职业生涯,他行遍天下,但无论行至何方,他都是那里的骄傲。当他在球场上时,你或许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当他不在场上,你就会明白他存在的意义。这个时代,我们能够记住的,不仅仅是拥有主角光环的巨人,在巨人的身旁,同样有大师的臂膀。告别的时刻,一定会有无数人念起那脚红军年代气贯长虹的中场吊射,那是阿隆索原本宁静的人生旷野上升腾而起一道绚烂色彩。但更多的时候,他总把自己隐藏在无数个伟大时刻的背后,留给那些懂得欣赏的人去细细品味。


阿隆索说,他希望人们提起他时,不只记得他的荣誉,他更希望被叫做“一个和善而谦逊的好球员”。陪伴阿隆索的每一寸光阴,如沐春风,只叹息当风再起时,早已物是人非。


到是阿隆索昔日红军好友库伊特的告别,让人感觉仿佛昨日重现。在这位勤奋先生的最后一个赛季,落叶归根的他用一个帽子戏法,为母队费耶诺德捧回了阔别18年之久的荷甲联赛冠军,一场全城热恋般的膜拜,仿佛让人们回到了旧日光阴。这是一场幸福的告别,因为有15万人齐声膜拜,告诉你爱之深切。这也是一场让旁观者惆怅的告别,因为在这个荷兰足球前所未有的严冬,再也没有人可以像库伊特那样,用鲜血去捍卫橙衣风采。告别库伊特,像是告别了一种精神,他用脚下的足球证明了勤能补拙的意义。因为从未止步,就算告别,他也永远不会孤独前行。

库伊特的功成圆满,不是这一年世人与铁血精神唯一的别离。这一年,那盏照耀了斯坦福桥乃至整个英格兰足坛数十年的神灯,也暂时熄灭了他的光芒。


兰帕德,始终是那个蓝桥永远不想告别的名字。不想告别,是因为他的铁骨铮铮,连续164次英超出场,用血肉之躯诠释忠勇蓝魂;不想告别,是因为他的所向披靡,221个进球,书写不朽的大师传奇;有兰帕德的存在,你根本不必担心球场上缺少信念、果敢与坚毅。

他曾在莫斯科的雨夜里陪伴球队品尝风霜雪雨,他也曾在慕尼黑的逆境中以信仰之名上演绝境逢生,神灯熄灭了他的光芒,但他曾播撒下的光辉却深埋在了斯坦福桥的每一寸土地,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从未离开。


兰帕德,同样是一个三狮军团永远不想告别的名字,因为还有太多缺憾想要让他去圆满。悲情,是兰帕德三狮岁月的宿命,只可惜,时到如今,连这样的悲情都没有了机会,连这样的悲情都让人分外怀念。只能说,悲伤,也是一种曾经的陪伴,当悲伤无从悲起,或许这才是最大的扼腕。


悲情主义,同样是罗西基足球年华的伤情伴侣。伤病,成为了捷克人告别的离殇,但爱他的人,因为这份悲情而越发深沉,因为他从来没有向伤病臣服,而是一次次超越自己。

无论是在多特蒙德的青葱岁月,还是在兵工厂的十年光阴,足坛莫扎特都用自己的足球,让人们去忘却伤痛。正如恩师温格所言,如果你喜欢足球,那你一定会喜欢罗西基。尽管他没有达到艺术大师的高度,但熟悉他的却说,他用足球所弹奏的音符,已然让这个世界变得空灵而动听。从此,足坛再无莫扎特。那段有罗西基陪伴的如风岁月,也随着他的告别,被吹散在了历史的风尘中。


或许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春秋,别离的笙箫如此惆怅而悠扬,在这个送别的季节,时光留给了我们一个个远去的背影,空留我们在原地一声叹息。当岁月与美丽,成为风中的叹息,或许这便是诉说别离的正好年纪。有幸,我们在正当美好的年纪,遇到了正当美好的你们,如此说来,此时的别离,也便是最好的别离。

2018年1月1日19:30,《天下足球》将隆重推出卡卡退役纪念特辑——《卡卡:天选之子》,敬请期待。



《天下足球》,

最纯粹的足球,最高级的享受。

每周一晚19:30-21:25在CCTV5直播,

给您带来两小时的足球盛宴。


- End -  


《光影里的传奇:2018球星日历》

《体坛周报》出品,精致小巧,属于球迷的日历、新年礼物。“日历、笔记本、手账、球星纪念册”的多功能设计,日历里的“瑞士军刀”。收录世界足坛160位巨星故事,献给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球星。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