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莫扎特:从入门到精通(8)——歌剧《费加罗的婚礼》

音乐爱好者2020-10-16 13:07:27


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Le Nozze di Figaro)完成于1786年,意大利语脚本由洛伦佐·达·彭特(Lorenzo da Ponte)根据法国戏剧家博马舍(Beaumarchais)的同名喜剧改编而成。


《费加罗的婚礼》是莫扎特众多歌剧作品中最为著名的一部,是莫扎特歌剧中的巅峰之作,也是中国乐迷最为熟悉的一部,是欣赏莫扎特歌剧的入门之作。


四幕喜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是“费加罗三部曲”的第二部。第一部是《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可以参看罗西尼的同名歌剧。在第一部中,描写了费加罗帮助阿尔马维瓦伯爵追求少女罗西娜,使阿尔托洛占有罗西娜的企图最终失败的故事。


《费加罗的婚礼》的故事发生在第一部之后大约十年间。费加罗已经成为了公爵家的男仆,并爱上了罗西娜(此时已经是伯爵夫人)的女仆苏珊娜,并开始谈婚论嫁。


歌剧从费加罗正在与苏珊娜讨论如何布置他们的新房开始,因为这一天晚上费加罗和苏珊娜就要举行婚礼了。苏姗娜提醒费加罗,伯爵将他们的新房安排在离他的卧室不远的地方,是存心要占她的便宜,并不想放弃的对奴仆婚姻的“初夜权”。费加罗听后恍然大悟,决心要设计和伯爵抗争。


医生巴尔托洛的老管家玛尔切林娜虽比费加罗年长很多,却很喜欢这个小鲜肉。她拿出费加罗的债据作为要挟,让费加罗同意娶她,便将债务一笔勾销。给玛尔切林娜出馊主意的就是老医生巴尔托洛,十年前就是因为费加罗从中做梗才使得他的好梦成为泡影。所以,巴尔托洛决定帮助玛尔切林娜,坏了费加罗的好事儿,让他娶这个老太婆。最后费加罗、苏珊娜与伯爵夫人联手,设计使伯爵最终放弃了“初夜权”,有情人终成眷属。


《费加罗的婚礼》至今仍是各大歌剧院上演次数最为频繁的歌剧之一,歌剧中不仅充满了优美动听的音乐与咏叹调,还有环环相扣的各种小计谋,以及各色人物之间的复杂关系,喜剧的欢乐贯穿始终。



序曲:


《费加罗的婚礼序曲虽然并没有直接从歌剧的音乐主题中取材,但它快速行进的节奏、充满动力的音响、辉煌热烈的效果,完美地展现了这部喜剧所特有的轻松和欢乐的气氛。这首序曲也经常脱离歌剧而单独演奏,成为音乐会上深受欢迎的传统曲目之一。


《费加罗的婚礼序曲用奏鸣曲式写成。但是它省略了展开部,这种形式莫扎特经常使用。人们把没有展开部的奏鸣曲式,称作“小奏鸣曲式”。

乐曲开始时,由小提琴奏出的第一主题疾走如飞,然后转由木管乐器咏唱,接下来是全乐队刚劲有力的加入。第二主题带有明显的抒情性,优美如歌。最后全曲在轻快的气氛中结束。



第一幕:伯爵府内的一个房间里。


我们看到一个有点杂乱的大房间,家具也都没安置妥当。原来,这是理发师费加罗和伯爵夫人的心腹女佣苏珊娜,他们正忙着准备自己的婚礼。


我们首先听到是费加罗与苏珊娜的二重唱。

费加罗在丈量着房间,想着如何安置家具。苏珊娜提醒费加罗要特别小心伯爵,因为阿尔马维瓦伯爵对苏珊娜不怀好意,她说,老爷为什么把这间离他卧室不远的屋子给他俩当新房?很值得怀疑。


这时苏珊娜因伯爵夫人罗西娜的呼唤而退场,费加罗独自留在舞台上,唱起了一首咏叹调(谣唱曲)《你想要跳舞?我的小伯爵》。他对想象中的阿尔马维瓦伯爵挥舞着拳头唱道:你想要跳舞吗?我的小伯爵,就由我来给你伴奏吧,我要戳穿你的阴谋!唱完就离开了。

巴尔托洛医生与他的老管家玛尔切琳娜上场,玛尔切琳娜手里拿着一张旧契约,读给巴尔托洛医生听:“我借了您的钱。如果无力偿还,我就和您结婚。”这是费加罗写的。原来,这个老女人很喜欢费加罗,听说他马上要结婚了,十分着急。她请来巴尔托洛医生帮忙,希望能够找个理由阻止这个婚礼。巴尔托洛唱了一段充满复仇快意的咏叹调《我要报仇,啊,我要报仇》,之后就走了出去。

苏姗娜回来,看见玛尔切琳娜就是一肚子气。于是玛尔切琳娜和苏珊娜唱了一段风趣幽默的二重唱《您先请,优雅的淑女》,表现了两个女人为了费加罗而争风吃醋、互相毒舌的情形。结果玛尔切琳娜败下阵来,在苏姗娜胜利的笑声中气哼哼地走了出去。

这时,侍仆“小鲜肉”凯鲁比诺垂头丧气地上来,他是一个正在发情期的小伙子,对任何女人都有意(这一角色由女中音扮演)。他对苏珊娜说,昨天晚上他和园丁的女儿巴巴里娜幽会的时候,被伯爵撞见了。伯爵要把他赶走,他想请苏姗娜去和女主人求情,让伯爵别解雇他。他说他喜欢上了伯爵夫人,对着苏姗娜唱起了热情奔放的咏叹调:《啊!热烈的情感占有了我》。

突然门外传来伯爵的声音。凯鲁比诺吓坏了,苏姗娜让他躲了起来。伯爵不知有人在屋子里,进屋后向苏姗娜大献殷勤。这时传来音乐教师巴西利奥的声音,伯爵慌了,他也躲了起来。


巴西利奥是个卑鄙小人,专门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他走进来,以为室内并无他人,便告诉苏珊娜说,最近伯爵夫人与侍仆凯鲁比诺似乎有暧昧。藏在椅子后面的伯爵一听,急得跳出来,要巴西利奥赶快说出实情。于是他们唱起了一段三重唱。


伯爵大骂凯鲁比诺,说昨天晚上他还看见过他在和巴巴里娜调情,说着顺手将被单轻轻地提起,凯鲁比诺暴露了。伯爵气疯了,他知道凯鲁比诺听到了他对苏珊娜说的一切。


门突然开了,费加罗领着一大群人涌进房间,大家手里都捧着鲜花,他们大声颂扬伯爵,因为他宣布废除了仆人结婚时主人所享有的“初夜权”。伯爵心里明白,这是费加罗的计谋,无奈接受了大家的颂扬,但又没有最终承诺放弃初夜权。


众人们唱着进门时的那首合唱退场。伯爵则把一肚子的火都撒到了凯鲁比诺身上,让他立刻去从军当兵!说完,他怒气冲冲地走了。


满面愁容的凯鲁比诺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费加罗在一边不但不同情他,还幸灾乐祸地唱起了一首著名的咏叹调《再不要去做情郎》:“你不用再去做情郎,不用天天谈爱情。再不要梳油头、洒香水,更不要满脑袋风流艳事。小夜曲、写情书都要忘掉,红绒帽、花围巾也都扔掉。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当兵,抬起头来,挺起胸膛,腰挎军刀,肩扛火枪,你是未来勇敢的战士…… ” 

第一幕就在费加罗咏叹调的辉煌尾声中结束了。



第二幕:伯爵夫人的房里


幕启,罗西娜在为自己受到丈夫的冷落而悲叹。她伤心地祈祷着,唱起了一段深情的咏叹调(短曲)《爱之神,快来安慰我》。

苏珊娜进场,随后费加罗也跟着进来,他们三人商量计谋,先伪造一张告密书,警告伯爵说他的夫人将要与情人约会。然后将凯鲁比诺打扮成少女,做为苏珊娜的替身约伯爵晚上在花园里幽会。最后伯爵夫人去花园里“捉奸”,让伯爵感到羞愧。


男仆凯鲁比诺被带了进来,苏珊娜让他唱首歌给伯爵夫人听。于是凯鲁比诺唱起了一首本剧中最杰出的咏叹调《你们可知道什么是爱情?》:“你们可知道什么爱情? 你们谁理解我的心情? 我要把这一切都讲给你们听。这奇妙的感觉我也说不清,只觉得心里在翻腾。我有时欢乐,有时伤心,爱情像烈火在胸中燃烧……”

这首可爱的歌打动了伯爵夫人和苏姗娜。他们把费加罗的计划告诉了凯鲁比诺。这时,苏姗娜拿来一套漂亮的女式衣裙,一边为凯鲁比诺穿戴好,一边唱起了一首优美的咏叹调。


苏珊娜去取东西,房间里只剩下凯鲁比诺和夫人。这时,伯爵敲响了门,罗西娜让凯鲁比诺赶紧藏到隔壁的卧室里。罗西娜打开门,伯爵手里拿着一封告密信气得浑身发抖。他追问夫人:“为什么这么半天才打开门?”并追问卧室里藏着谁?他敲着门,让苏珊娜打开。夫人说苏珊娜正在试穿新婚礼服,不能进去。气急败坏的伯爵说要去找工具把门劈开,带着夫人退场。


趁伯爵和夫人走开的一刹那,凯鲁比诺从卧室里跑了出来,苏姗娜让他快点逃走,可是,这屋子所有的门都被关死了,他们只得打开阳台的门,凯鲁比诺从阳台跳了下去。苏姗娜跑进卧室,从里面又把门反锁上了。


伯爵拉着夫人回来了,他手里拿着长剑,气冲冲地橇门。可是,门橇开之后,真是让他大吃一惊:里面的人是苏姗娜。伯爵夫人松了一口气,她反过来指责伯爵太不相信人。伯爵很尴尬,连忙向妻子赔不是。


费加罗进来了,再次提起取消初夜权的事儿。伯爵开始追问费加罗匿名信的事儿。这时园丁安东尼奥匆匆跑来,他报告说,刚才有一个人从夫人的阳台上跳了下去,还碰掉了一个花盆,伯爵听后又起了疑心。费加罗赶紧说刚才跳下去的是他,他想在夫人的房间里和未婚妻相会,又被伯爵撞见会难为情,所以跑掉了。说着,他还假装一瘸一拐的,说是刚才崴了脚。


这时,玛尔切琳娜和医生巴尔托洛、音乐教师巴西利奥来了,他们得意地宣布:费加罗没有还钱,现在他必须履行约定:娶马尔切琳娜为妻。证婚人就是医生巴尔托洛。这个消息使在场的人表情各异:洋洋得意的玛尔切琳娜和医生、幸灾乐祸的巴西利奥和伯爵、可怜巴巴的苏姗娜、满怀同情的伯爵夫人与不知所措的费加罗一起,唱起了一首风趣而经典的七重唱。


第三幕:伯爵家的大客厅


伯爵在大厅中踱来踱去,他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很奇怪。


苏姗娜来了,伯爵对她说:别再想着和费加罗结婚了,费加罗必须娶玛尔切琳娜。苏姗娜很伤心,伯爵趁机引诱她,说自己很爱她,请她在晚上到花园里和他幽会。苏珊娜将计就计答应了,伯爵高兴地离开了客厅。


这时费加罗上场,苏珊娜急忙告诉他说,她已完全掌握了主人,因此官司一定会赢。说完苏姗娜走了。没想到这些话竟被伯爵听见,他唱出庄严的咏叹调:“我失去幸福,而由男仆获得它,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唱毕退场。

伯爵夫人罗西娜上场,她等着苏珊娜,讲好在这里互换衣服,以便扮装苏珊娜的模样。罗西娜很忧伤,唱出一首伤感的咏叹调:“往昔的甜蜜欢乐时光何在? 那些虚假的誓言跑哪去了?为什么一切对我来说,都化为泪水和悲伤?幸福的回忆,难道不会从我心中消退?……”,后来她明白了“唯独我的贞洁能带来希望,改变他忘恩负义的心。”

费加罗、马尔切琳娜、医生巴尔托洛、还有一位法官一齐走进客厅。法官宣布:“还债,否则娶她。”可是调查结果却让所有的人意想不到:原来马尔切琳娜是费加罗的母亲,巴尔托洛是他的父亲,三个人热烈拥抱,庆祝一家人的重逢。伯爵与法官则目瞪口呆,而晚来了一步的苏姗娜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地说:主人再弄什么手段我都不怕了!一首妙趣横生的六重唱后,众人下场。


伯爵和园丁安东尼奥再次上场。安东尼奥前来告状,他在女儿巴巴里娜的房间里发现了凯鲁比诺的帽子,说明凯鲁比诺并没有去从军,还扮装成女人在这里鬼混。伯爵越听越生气,说一定要抓住他。两人下场。


罗西娜与苏珊娜上场。她们商量着今夜行动的计谋。罗西娜口述,让苏珊娜写了一封给伯爵的信,信中假称苏珊娜会在黄昏的花园里等他。两人唱出十分优美的二重唱《西风颂》:甜美的微风,今天黄昏将飘荡在松林中……

信写好了,罗西娜从头发上摘下一根发针让苏姗娜别在信上,并让她写上“若同意约会,请把发针还给我”这一行字。她们听见有人来,便将信藏在苏珊娜的怀中。


一群村姑上场,领头的是园丁的女儿巴巴里娜。她们是来向夫人献花的,并唱起了一首合唱。夫人接受了化妆成村姑的凯鲁比诺献的一束花,并对苏珊娜说:“这个人是谁?怎么有点眼熟?”正说着,怒气冲冲的伯爵带着安东尼奥来了,他们一眼就看出了男扮女装的凯鲁比诺,并把凯鲁比诺抓住。巴巴里娜忙向伯爵哀求说,请将凯鲁比诺赐给她做丈夫。


费加罗上场,参加婚礼的人们进来,典礼即将开始,苏珊娜趁机把刚才的情书交给伯爵,他喜出望外,明白了信中的意思。伯爵不小心让封口的发针刺痛了手指,因此把发针拔掉丢在地上。他向大家宣布酒宴开始,大家合唱颂赞伯爵。



第四幕:城堡中的花园


伯爵看到了便条上的字,才知道还要把发针还给苏珊娜。巴巴里娜奉伯爵的命令,提着灯在地面上寻找刚刚被伯爵丢掉的发针,她唱着:“我的运气真不好,发针竟没能找到,会掉在哪里?……”

费加罗和他的母亲马尔切琳娜上场。他们看见巴巴里娜,问她在干什么。巴巴里娜老实地说伯爵要他找苏姗娜给他的一根发针。


费加罗一听,顿时满心疑惑。他从马尔切琳娜头上取下一根发针,交给巴巴里娜,说这就是苏姗娜的,赶快去交给老爷吧。巴巴里娜拿过发针找伯爵交差去了。


这时,费加罗怒火冲天,便向其母亲说:所有的女人都是不忠实的。他一定要报仇。说完愤怒地下场了。而马尔切琳娜却决定赶快去告诉苏珊娜,以免她受到伤害。在唱了一段有趣的咏叹调之后,她也匆匆地走了。天色更加暗了。巴巴里娜提着一个篮子悄悄地走进花园,她是来给藏在花园里的凯鲁比诺送些苹果、梨子和糕饼的。


费加罗带着巴西利奥与巴尔托洛上场。他请这俩人帮他忙,先躲在园子的角落,等听到费加罗口哨声时,大家一起从藏身的地方冲出来,抓住可恨的伯爵和该死的苏姗娜。巴西利奥明白了费加罗的意思,与巴尔托洛在暗处躲了起来。费加罗万分痛苦,他唱道:“世上的男人们啊,睁开你们的眼睛吧!女人是有刺的玫瑰,诱人的雌狐,微笑的母熊,再不要受她们的骗了!”。有人来了,他赶紧躲了起来。


苏珊娜上场与伯爵夫人互换服装。发现费加罗躲在一边窥视她们,她故意唱一首咏叹调《来吧,亲爱的》,使他焦急:

“美妙的时刻将来临,倚在情人的怀抱里,多么幸福啊,多么欢欣!如今的心情再也不感到郁闷, 谁还能干扰我的幸福。啊,看四周景色多迷人,这里美好的一切都充满爱的气氛 夜晚多幽静,幸福时刻将来临。来吧,亲爱的! 穿过青翠的树林,来吧,来吧,我向你奉献玫瑰花环和我的心!”唱完之后,苏姗娜也躲起来不见了。只剩下穿着苏姗娜衣服的伯爵夫人站在明处。


费加罗听了极为愤怒,他叹息道:“此刻我才开始体会到身为人夫的愚行,女叛徒!……”他听见有人来了,也藏在夜色中的花园里。


是凯鲁比诺,他要来找巴巴里娜,却看见了伪装成苏珊娜的伯爵夫人。于是他便想“好好逗逗她”,高兴地上前亲吻她,谁知此时伯爵来到了花园里,正看见凯鲁比诺在调戏“苏姗娜”,一巴掌扇走了这个小倒霉蛋。


现在,伯爵终于得到机会了,他满心欢喜地对着“苏姗娜”,甜言蜜语地说些情话。因园里一片黑暗,因此看不见其他的人。在花园的另一头,费加罗这时候忍不住出现,他最初以为在他面前的就是伯爵夫人,后来听了她声音,认出是苏珊娜化装的,便将错就错,也气气苏姗娜。于是,他对着“夫人”也来了一段甜言蜜语。苏珊娜妒火中烧,露出本来面目,费加罗得意地笑了。


伯爵又现身,苏珊娜连忙又假作夫人的样子,拉着费加罗走进亭子。伯爵见状又惊又怒,大叫来人,快来捉奸。医生巴尔托洛、音乐教师巴西利奥、还有园丁安东尼奥等人统统跑出来了。伯爵看到众人都来到,便气汹汹地打开亭子的小门,大叫奸夫淫妇出来。没想到从里面出来的是凯鲁比诺、巴巴里娜、马尔切琳娜、苏珊娜,却没有夫人在内。正当伯爵一头雾水时,伯爵夫人走了出来,伯爵这才发现刚才是在对自己的夫人说了那些荒唐话,羞愧的他又一次向夫人请罪。


最后舞台上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伯爵夫人原谅了荒唐的伯爵,巴尔托洛医生与玛尔切琳娜重拾旧情,巴巴里娜与凯鲁比诺走到了一起,费加罗与苏珊娜终于成婚,全剧在欢乐地合唱中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