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点燃你的阿拉丁神灯

紫儿2019-06-04 23:31:29

去岁金秋,风萧萧,马鸣声声,秋水如刀。你鹏城跃马,赌书泼茶,踏上寻找和点燃阿拉丁神灯的旅途。一路行来,过茫茫雪山,只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守将一手拿青龙刀,身批铁甲,一手握旌旗,迎风招展,旗上书的大字如露如电:

**请阅读每个问题,并写下一个数值区间,确保你有九成的把握让准确答案落在该区间内。

  1. 我有九成的把握认为马丁.路德.金 去世时的年龄是( )岁到( ) 岁之间。

  2. 我有九成的把握认为旧约全书的总卷数在( )卷至( )卷之间。

  3. 我有九成的把握认为莫扎特诞生于()年到( )年之间。

  4. 我有九成的把握认为亚洲象的妊娠期是()天至()天。

  5. 我有九成的把握认为已知的海洋最深点是()英呎至()英呎。
    (1英尺=0.3048米)

  

  你的答案是?

答案在文末。

答完题,红脸的守将为你

推开理性之门

门前站立的是黑脸的张飞,虎背熊腰,面带如亘古长夜的月色般的微笑,手中握有一旗,旗上书:请问科学是什么?

哲学家丹尼特给出的科学的本质的解释是“在公众面前犯错——在众目睽睽下犯错,以期他人能够帮助修正这些错误。”——(Daniel Dennett,1995)。科学之花,在风中摇曳生姿态,三个不同颜色的花瓣上分别占着三个小人: 应用系统的实证主义(empiricism),产生公共知识,验证可解决的问题。

  • 实证主义

数学家波利亚在《怎样解题》里讲了一个故事。琼斯先生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他曾经期望能获得升迁,但结果他的一些同事都涨了工资,他没有。他怀疑布朗主任应该对他的无法升迁负有责任。我们不能因为琼斯先生有这样的怀疑而责怪他,因为我们也或多或少,在工作中,生活中,有过类似的猜想。猜想无过,问题在于,如果有这样的怀疑,你是否会怀疑自己的看法,花时间探究或者严格地检验它们?

  • 可重复性

科学家们会利用可重复性来定义科学。无数文学大师都会谈写作,它更局限于个人经验,很难复制和推广。你理解认知写作学整套逻辑后,却可以反复应用它。就是科学与经验之谈的区别。

  • 验证可解决的问题

20年前的八卦:托马斯 杰斐逊是否与其奴隶萨丽 海明斯 生下她的某个孩子,随着基因科学的发展,可以用科学来验证解决。1998年 《nature》 杂志发表文章(foster et al,1998) 指出杰斐逊很可能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摘下这朵科学之花,关上理性之门,你继续上路。

穿越黄沙漫漫,走向那神秘的花园迷宫。

穿越歧路花园的迷宫

迷宫守门的白衣将军,面如玉,神飞扬,柔柔浅笑如你童年梦中的王子,他轻轻告诉你:你面前百花争艳,你看到的这座花园,是一个迷宫,你需要独自穿越这座迷宫。你之前得到的科学之花,或许有用,或许没有。送你一朵迷宫之花。

小时候,你听过迷宫的故事。故事里,雅典的忒修斯(Theseus)是可以和大力士赫拉克勒斯(Heracles)相抗衡的斗士。他朝着克里特岛迷宫的中心一路前行,穿过每个走道,经过无数转折,且沿路松开克里特岛国王米诺斯(Minos)的女儿阿里阿德烈(Ariadne)交给他的线团。最后,忒修斯徒手杀了人头牛身兽弥诺陶洛斯(Minotaur),回头沿着线团走出了迷宫。

  • 爱德华威尔逊的迷宫


如同我们人类在一个无迹可寻的物质世界里诞生,并永无止境地挣扎着想要对它有进一步的理解,而克里特岛的迷宫恰好反映出这个世界的神话象征。为了融通各个学科,我们需要阿里阿德涅的线团来贯穿其中。忒修斯代表人类,而神话里的人头牛身兽弥诺陶洛斯则是我们自身危险的非理性部分。迷宫由经验知识组成,靠近入口处的穿堂是物理,之后分岔的走道是所有探险者必经的途径,迷宫的中央深处像星云般密集的走道,贯穿社会科学、人文科学、艺术和宗教。

美国的爱德华威尔逊,告诉你

迷宫具有无穷多可能性,我们无法绘制出完整的地图,无法发现并解释其中每一项事物,但我们可以期望自己快速穿过已知的部分,由特定的区域往回走向一般的区域,同时依据人类精神,继续不停地记载行径的路线。我们具备了火炬和线团,能将各种线索链接成一个逐渐扩展的解释网络。

  • 博尔赫斯的迷宫&西蒙的迷宫


美国的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中文名:司马贺)和阿根廷的 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 )两位文理不同领域的大师都不约而同的在自己的作品中用到迷宫(maze)隐喻生活。
1973年,西蒙在阿根廷和博尔赫斯有一次会面,就迷宫隐喻有趣对话。博尔赫斯有写《巴别塔的图书馆》,而西蒙有写《 苹果:迷宫的故事》【西蒙用这个故事来阐述1956年的论文《理性选择与环境结构》(Rational choice and the structure of the environment,1956/3/31, Psychological review)中描述的「迷宫模型」】。同样是把生活隐喻成迷宫,博尔赫斯的描述是在一个混乱的世界中进行有序探索,而西蒙是在有序、复杂世界中进行启发式探索。
西蒙的一生,横跨计算机科学、认知科学、管理学、经济学、政治科学等多个领域,有9个博士头衔,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计算机领域的图灵奖。
这么一位跨界的大师,却自述他是个偏执狂,他一生都在研究“决策”。如何找到迷宫里的路?西蒙说

在我们到达迷宫的岔路时,“某种东西” 帮我们选择走哪条岔路。我研究的原因以及我对迷宫着迷的原因是我一直想观察人们在面临岔道时的行为并试图理解他们为什么向左走或向右走。

他提出了有限理性的概念。人类的理性是有限的。这些界限不是由激情或无意识决定的,而是由人类这个生物体作为信息处理者本身固有的局限性所决定的。简而言之,人脑形成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相对于问题的大小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因为要解决问题就需要面对现实世界的客观的理性行为。
用有限理性去面对生活中的不确定性。人生如同迷宫,决策的结果是否是最优,永远没有标准答案。
如同博尔赫斯的诗把生活的种种复杂性当成一种游戏,你读到你这篇文字也是一场游戏。

对于爱我已变得太老 /我的爱/ 已使我年迈 /但还不至于 /老眼昏花/ 长夜茫茫/ 笼罩着我们。 /那深藏在爱 /和激情之中的什么/ 仍使我惊异(amazement)。

你把生活的复杂性当成一场游戏,摘叶簪花,穿越生活的歧路花园,来到迷宫的另一头。

点燃你的阿拉丁神灯

走到迷宫到尽头,你见到风中摇曳的阿拉丁神灯,灯光如豆如梦如幻,恍恍然于你心有戚戚焉。回望来时路,但闻马鸣风萧萧,踏花归来马蹄香,见滔滔两岸潮,洪波涌起。潮起潮落中,如洪钟声高过浪声:

你可以把你一个人活成一个公司,打造一个人的队伍,你就是你自己的CEO。来吧,许下你的愿景,你点燃阿拉丁神灯的同时,就是点亮你的愿景的那一刻。为了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我送一件武器给你:离别钩,它不是一本书,它是一个人,马奇。

马奇告诉你

为什么要想象未来,不是因为要预测未来。而是因为在环境压力下,为了保持刚性,个体和组织需要无条件地承诺,还需要不屈不挠,而想象能够为无条件承诺和不屈不挠提供养分。

面对阿拉丁神灯,你知道你是谁。你之所以采取伟大的行动是因为对你那样的人而言,那是适当之举。

你知道作为CEO的不易,哪怕是一个人的公司。

你细细的研究离别钩的武功秘诀。你找到了最重要的两个问题的答案?

你的一生,如何既保持如智慧、美和学习要求的那样对人生矛盾、悖论、模糊和正反情感的清醒认识,同时又按照管理规范和实务要求的那样信奉简单、明确、一致和确定的辞令?

保持这种双重性的秘诀是,一边像管道工一样脚踏实地的疏通管道,一边像诗人一样书写诗歌。

经验在你的一生的智慧寻求中起着什么作用?

离别钩给你的答案是 从经验中学习是不完美的真相发现手段。只是根据经验知识有效地适应环境的案例,仅仅从工具效用的角度无法完全理解智慧。

你找到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你拿着火种轻轻地上前点燃你的阿拉丁神灯。

灯光闪烁,你好像更糊涂了。因为马奇还说

大多数组织中的成功人士,其独特之处在于生命早期作了两个明智的决策。第一个决策是选择父母。第二个决策是选择性别。领导者个人特质对领导成功没有任何预测力。

是不是你的愿景,你的故事,还需要你一生去书写?

阿拉丁神灯背后藏着的第七种武器,它没有名字,它在你的心里,也是留给你的一生的问题,等着你提笔泼墨。

开智十月,一晃而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探索之旅,没有尽头。又是一年秋风到,寥阔霜天万里路,且行且珍惜。

参考文献:

《这才是心理学》
《超越智商》
《知识大融通》
《人工科学》
《我生活的种种模式》
《穿越歧路花园》
《马奇论管理》
《经验的疆界》


附录:

1、答案 39岁,39卷,1756年,645天,36198英呎)(《超越智商》p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