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专属于普莱特涅夫的上海之夜 | 这首“柴一”不一样

酌乐古典2019-11-07 16:25:22

3 月 20 日晚,米哈伊尔·普莱特涅夫(Mikhail Pletnev)与其创建的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造访上海。这早就已经不是普莱特捏夫第一次访沪了。


2015 年 10 月 15 日,普莱特捏夫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奏了贝多芬《第十钢琴奏鸣曲》和《第十七钢琴奏鸣曲》,以及斯克里亚宾的《24首前奏曲》;2016 年 12 月 1 日,普莱特涅夫以指挥兼独奏的身份,携俄国斯国交在上海大剧院,给观众带来了普罗科菲耶夫《第一交响曲“古典”》、莫扎特《第八钢琴协奏曲》和柴可夫斯基《天鹅湖》组曲选段(普莱特涅夫改编)。


回到 3 月 20 日晚的音乐会,俄罗斯国交以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拉开了上半场的序幕,在俄罗斯指挥亚历山大·斯拉德科夫斯基(Alexander Sladkovsky)的执棒下,整首组曲刚开始演得中规中矩、较为柔和,没有在开篇之处就引人入胜。托作曲家的福,随着乐曲的发展,乐团的力度、色彩、情绪均有所起色,整曲可以说是较为饱满辉煌和激动人心了。


紧接着,当晚音乐会上演的第二部作品是由亿万富翁作曲家戈登·格蒂(Gordon Getty)创作的《古风组曲》(Ancestor Suite)。有意思的是,这部组曲从头至尾都由莫斯科大剧院的三位芭蕾舞者助演,可以说,如果这部作品没有了芭蕾,它的乐趣就少了一半。这一整套组曲演绎了一个故事:有情人终被拆散。在二男一女的芭蕾舞者中,那位黑衣男舞者舞台感十足,而另外两位白衣男女舞者则略显青涩,让人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舞团的“实习生”。



《古风组曲》演奏完毕,按照一般的惯例,作曲家本人上台,欣然接受了属于他的鲜花和掌声。


音乐会的下半场,上交音乐厅场内的观众明显多了起来,著名指挥汤沐海先生亦出现在了观众席中,毫无疑问,普神才是本场音乐会中大家最期待、最在意的人。熟悉普莱特涅夫的乐迷都知道,他一向都是面无惧色地缓缓走向舞台,雷打不动地坐在琴凳上高质量地完成演奏。


这一次,普莱特涅夫延续了他一直以来的风格,给观众演绎了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原版。这一版本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开头几组强有力的柱式和弦变成了和弦+琶音的组合,再加上普莱特涅夫长久以来那种柔而不弱、颇具韧劲的演奏,一改大多数观众心目中“柴一钢协”就是一首快而响的大俗曲的固有印象。尽管钢琴在诸多与乐队有着激烈抗衡的段落被淹没了声响,但普莱特涅夫依旧气场全开,完美将这首作品控制于十指之间。


“柴一钢协”演奏完毕,普莱特涅夫非常爽快地加演了三首李斯特的作品,第一首是李斯特的《无眠!问与答,S. 203》,这属于作曲家一首极其冷门的作品,一度让乐迷认为这是普莱特涅夫的即兴或自己创作的乐曲,刚开始加演这首乐曲时,普莱特涅夫还没完全坐下就已经开始了这首冷门之作的演奏,可见,这绝对是他的一首得意之作;普莱特涅夫加演的第二和第三首作品则分别是李斯特的练习曲《轻盈》和《侏儒之舞》。



李斯特《无眠!问与答》▼

李斯特《轻盈》

李斯特《侏儒之舞》


全部安可完毕,普神像指挥一样同乐团的美女首席交流许久,并大手一挥,示意乐团全体乐手起立向观众致谢。观众回报以热烈的掌声,音乐会在愉快和满足中散场,期待普莱特涅夫的再度回归!



// 相关阅读 //


令人略感失望的纽约爱乐乐团






长按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