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专访 黄勇:电影主题曲制作大师的艺术进阶之路

第一制片人2020-08-08 06:22:11

 提示点击上方"第一制片人"免费订阅本刊

『每一条微信与中国影视产业同步』

文/菱荭



 黄勇


采访当天选在的“来福”楼下的酒吧,复古别致,格局错落,这处深插在艺术街区的一角在喧嚣的城市中显得格外静谧。


黑框眼镜,一身黑色衬衫搭配松垮的休闲短裤,没有艺术家的倨傲,黄勇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略显匆忙。他调侃似得抱怨了北京拥堵的交通,让他在停车场转了好几圈。这种北京爷们儿的幽默和爽朗劲儿,恰似冬天里烧心的二锅头!

 

从爵士乐到电影主题曲创作

换种音乐新玩儿法

 

黄勇16岁开始接触音乐,曾和同学小柯组过一支名为“田园”的乐队。之后,黄勇被一位意大利人拉入爵士音乐圈,从此潜心研究爵士乐,并创办了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如今,在爵士音乐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黄勇又开始进行电影主题曲的创作,由他操刀创作的《狼图腾》主题曲《沧浪之歌》,《大唐玄奘》主题曲《千年一般若》,《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主题曲《等待你出现》等均获得了听众们的认可。对于两种形式的创作,黄勇坦言,音乐在功能上并没有区分,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来表达情感。

 

第一制片人:您起初是和同学一起组乐队,是什么样的契机使您开始接触爵士乐


黄勇:这跟时代背景有关,如果没有这个时代,我大学也是按部就班地学习古典音乐,毕业后有可能到学校当老师,亦或是去乐团当演奏员。当时我们国家刚刚实行改革开放,各种新鲜事物扑面而来,像牛仔裤、录音机、磁带,还有国外的音乐。当时在磁带里听到爵士乐,感觉太刺激了,完全不能想象竟然还有这种音乐的存在。它的吸引力远远大于我所知道的所有工作岗位和工作范畴。

 


第一制片人:有把你带入爵士音乐圈的领路人吗

 

黄勇:当时北京五星级酒店里有配置爵士乐队,我就接触到了这些人,受到他们的影响。当时我碰到一个对中国的民族古典音乐非常感兴趣的意大利人,他来中国的时候已经40多岁,是一名非常职业和国际化的著名的爵士音乐家。我们一起排练,通过他,我了解到全世界范畴内,当代、现代流行音乐的体系里的各种风格,演奏方式包括合声体系、音阶使用等等,我觉得他特别伟大。

 

第一制片人:跟以前创办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等获得的成就相比,参与电影主题曲创作您想获得些什么不同的东西?

 

黄勇:我个人觉得,音乐本身在功能上并没有太多区分,完全跟个人喜好有关系。我喜欢音乐,并不妨碍我用音乐语言做其他事情。对我而言,电影音乐不是一种音乐门类,而是一个公共汽车。在这个公共汽车里有各种的座位,一定有各种音乐在里面坐着。所以我觉得做电影主题曲的创作不存在任何问题。

 

第一制片人:我最好朋友的婚礼的主题曲有什么含义?希望通过这个主题,结合这样的表现形式,传达什么理念 


黄勇:《我最好朋友的婚礼》其实是一个挺常规的都市情感故事。但是,通过这首主题曲,我却寻找到美好、浪漫、略带伤感等不同的元素。这首歌是从爵士乐脱身而来,我此次选择了巴西浪漫的BossaNova风格进行创作,这种风格比较舒缓,同时容易表达那种优美淡雅、浪漫又有略带伤感的这种感情。

 


电影配乐拥有独立生命力

开辟音乐产业新形态

 

如今,电影主题曲作为电影宣传的先头兵,对票房的影响越来越大。以至于,电影主题曲的创作和推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同样,优秀的电影主题曲,如《致青春》、《匆匆那年》等歌曲的传唱度甚至超过了电影本身的影响力。

 

第一制片人:热门的电影音乐在承担观众情感外延的基础上,也扮演电影票房幕后推手的角色,您如何看待音乐和电影的关系?

 

黄勇:电影音乐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电影里面本身存在的音乐,它对电影这门综合艺术来说,起着活跃气氛、表达感情、推动情节等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一部分就是主题歌。从中国目前的状态来讲,主题曲是一个必备选项,有了主题曲,才能够在社会上全方位立体推广,达到宣传效果。在中国电影史上,许多电影的主題曲都曾被老百姓广为传唱,比如说《牡丹之歌》,可能大家并没有看过电影,但歌曲大家都会唱。这就证明,优秀的电影主题曲实际上有自己独立且顽强的生命力。

 

第一制片人:在您看来,为电影做配乐是否会成为未来音乐产业发展的一种形态?

 

黄勇:这是肯定的。其实我现在创作的电影主题曲,并没有多少跟爵士有关。我认为电影音乐类似于命题作文,需要创作者有很强的审美和更多的知识来源。我觉得,电影配乐对中国大城市里优秀的爵士音乐家而言,是他们未来一条非常重要的路。因为我坚信爵士音乐家的审美和各方面能力是非常突出的,只不过大家现在还没有了解到他们真正的实力。

 

挖掘电影内在情感

打破“命题作文”魔咒

 

有人说,电影主题曲的创作像“命题作文”,把创作框在了一个圈子里,无法保障创作的自由度,这对音乐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摧残。

 

第一制片人:您创作的主题曲电影票房普遍反响不俗,狼图腾主题曲《沧浪之歌》《大唐玄奘》主题曲《千年一般若》,您是如何在个人情怀表达和电影的需要两者间做平衡的?

 

黄勇:其实,从艺术的创作角度来说,命题作文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事情。既然存在了,我会跟制片人、导演去沟通,因为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内在的东西一定是一致的。一旦情感或审美的东西被我找到,其实是脱离了命题作文。所以,当你创作的时候,对剧本、故事、情感、审美有一定认识之后,创作就是自然而然的事。

 

第一制片人:您在创作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主题曲的时候,是如何具体介入到电影制作过程中的?

 

黄勇:创作之前,我会提前看一下剧本或是粗剪的样片。看了之后,我一定会在故事里面找一个跟我对上频率或者让我有创作灵感的点,接着再去创作。

 


第一制片人:很多电影邀请大牌明星演唱,《我最好朋友的婚礼》的主题曲也请来了小野丽莎来演唱,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黄勇:我觉得挺正常的。在90年代的时候,我还觉得电影是一门艺术。但是现在电影还拥有了商品的属性。电影在市场上需要博弈,再加上创作投入、宣发投入等环节需要成本的回收,否则艺术家就无法生存。为了获得票房跟口碑,站在宣传角度上跟一些在这个公众视野里面有号召力的明星来合作,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情。同时,大明星之所以成为大明星,他们在艺术造诣上必定是行业里的佼佼者。我写完《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主题曲之后,脑子里面想象的声音包括音域,就是属于小野丽莎,所以打电话给她了。

 


第一制片人:这次创作《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主题曲会不会只是一个前奏?接下来会有更多有趣的计划?

 

黄勇:九门国际爵士音乐节今年也会在10月份举行。现在也有几个影视剧的项目在找我,还在筹备中。

 

太阳照常升起

音乐行业没有那么“衰”

 

近年来,音乐行业一蹶不振的声音甚嚣尘盛。而实际上,音乐行业的核心价值应当是持续地为市场提供源源不断的好作品。从这一方面看,即使目前的华语乐坛不似90年代的黄金时期,但也不乏有好作品的问世。最重要的是,一味地悲观“唱衰”,并不会有实际用处。

 

第一制片人:过往作品在风格上运用灵活多变,能否跟国内音乐人分享一些音乐创作的经验和技巧


黄勇:广泛阅读和读杂书。音乐人作为音乐的生产者,离不开广泛的涉猎。我看书比较杂,也比较随意。有时候我在开车的时候,会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然后就会买好多书来仔细研究。

 

第一制片人:以专业音乐制作人的角度,如何看待现时国内整个音乐制作行业的生存环境?


黄勇:我反对目前对音乐行业的“唱衰”论调。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独立音乐人借助各个平台,自己也能打理和推销自己的音乐。我周围的音乐人朋友一样有演出,一样住着房、开着车,他们也用自己的方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音乐路,音乐行业没有像外界所说的那么恶劣。

 

包容是黄勇给人的第一印象,音乐对他而言不是音乐人的专属,而是每个平凡人都应该享有的权利。不强求、不急躁、有情怀、肯坚持,这才是一个艺术家正确的打开方式。

 

 

— END —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

微信:zhipianquan 微博:@第一制片人杂志

投稿QQ:2914166835

投稿微信:17701336570(电话)

北 京 方 寸 博 宇 文 化 传 媒 有 限 公 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