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奏鸣曲里的莫扎特

未来的艺文小站2020-01-23 15:19:34

有段时间,每天的清晨曲目都是《魔笛》,像喷涌而出的金色香槟的喷泉,噗噗的小气泡里尽是童话世界的明亮斑斓,帕帕盖诺和夜后,多么虎虎然的欢畅……


接着 心猿意马地听了莫扎特的法国圆号、单簧管,还迷上 高尔威的长笛与阿格里奇的合奏……一种又一种 新鲜音色地听见,真是听也听不过来了。

就这么,他单一的钢琴奏鸣曲,听得很少……若不是有这样“接连三晚,全套 奏鸣曲”的演奏;而演奏者,是 一直相当隐默的布莱克肖。

昨夜,第一场。 刻意调得更暗的灯光里,演奏者拂拂银灰的头发和一向流光溢彩的施坦威琴身,从开场的一刻起,也像一齐、自动 敛低了亮泽。

久久,蓄足了的静默里,曲子响起——我几乎不曾听及的早期奏鸣曲, 音线短短的,简单得 有点令人惊异。


然而,你被深深地吸进去,听见:一个一个音符地 听见……不知道 是他真的将音符与音符之间的间隙 巧然拉大了,还是 被某种 情感性地满溢 充盈和拉长了……音符和音符们 第一次彼此遇见,轻轻怯怯 ,高高低低,进进退退,急急徐徐,一种 分外单纯的游嬉。 

每一个,它们每一个 还都那么 明莹剔透——汩汩跃动着,有彼此碰触的轻敏的小指爪……相互牵引、又总微微地离散着……


和所有那些 主动选择 某一类别全集的演奏者一样,布莱克肖 对于 如何弹奏莫扎特之奏鸣曲全集,是独有心得的。他 将之类比为“迷你的歌剧”,也 在“动荡不安的和声”与“纯粹的情感倾泻”间 宕开一派 通透的悠净。


昨夜,观众席的掌声 难得 也常常是 服膺于魔法般 稍有迟滞。

就这么 惊讶又欣奇地 一路听着,我像是重又第一次 开始 谛听莫扎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