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风音乐分享讨论组

世界肤浅,你就肤浅?|「深夜怪话」-006

东东枪2019-11-20 08:38:48


◎周末的咖啡馆,一个面色枯槁的妈妈带着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坐一桌,妈妈一直抱着自己的电脑工作,孩子自己看自己的英文课本,看不下去,东瞧西看,偶尔自己念叨些什么,妈妈就皱着眉头训他,“能不能专心点?”什么的。训完还瞪他一眼,每一眼里都写着一句“就不该生你”。而且,看起来,那孩子完全读得懂。


◎不是很理解这样的母亲。仿佛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她的生活是个悲剧。


◎听完大白胖子老师的《辛十四娘》,再去听刘立福的《辛十四娘》,就觉出刘立福的细致来了——没说大白胖子老师不好。


◎不知道刘立福生前听没听过大白胖子老师的聊斋,有没有过什么评价。很好奇。也是“挺卖力气”吗?


◎我这种轻浮的人,《辛十四娘》要经常听。隔段时间就拿出来听听。


◎偶尔在广播里能听见一位老师讲相声界的掌故什么的,里头常有各种大段大段的对话复述,还有“马三立一看,心里就琢磨,……”、“张寿臣当时想:……”之类的描述。 没怹不敢说的。


◎在某篇文章里看到,石挥的《假凤虚凰》竟还有一个拷贝存世,2015年还从法国被带到上海放映过一遍(虽然缺了一本)。很好,很好。


◎完美跟幸福是两码事。完美的婚姻十分罕见,但,不完美不代表不幸福。


◎谈恋爱也是,就跟旅行一样,没遵照完美攻略甚至状况百出的旅行也是有意思的,甚至会更有意思一点。


◎听说Billy Wilder在自己的房间里挂了幅字,写的是“How would Lubitsch do it?”——“刘别谦会怎么做?”我没挂过这种字,但我有个好搭档,他比字强——之前这几年里,有很多次,都是我的搭档小强看完我写出来的东西,慢悠悠地甩给我一句:你说,要是XX写这玩意儿,他会怎么写? 


◎那个“XX”处,是我俩都尊重的几位前辈的名字。他每次说的时候会根据作品内容和风格来匹配选用。


◎人们赞美勇敢,而又惧怕勇敢。


◎我愚钝,最早看《莫扎特传》,真当是莫扎特传记看的,眼珠儿跟音乐厅台底下那些观众们一样,一直跟着莫扎特走。看到第好几遍的时候,才开始觉出点什么,目光的焦点才挪到萨列里奥身上去。Amadeus译成《上帝的宠儿》比《莫扎特传》更准确一些,但仍是个不大不小的阴谋。


◎《莫扎特传》也得常看。常看常新。跟《辛十四娘》一样。


◎汪曾祺说:“语言的目的是使人一看就明白,一听就记住。语言的唯一标准,是准确。”


 ◎“替天行道”真是一种无知又无耻的念头。妄拟己意为天心。


◎他人的孤独往往有些观赏价值。审视自己的孤独只令人沮丧。


◎Billy Wilder的墓碑上写着“I’m a writer, but then, nobody's perfect”。把“Nobody’s perfect.”刻在上头,不知道是自己生前拿的主意还是他死后旁人抖机灵。如果是旁人,那就很讨厌了。


◎前些天听耿其昌,想,耿其昌这一代演员,就像电脑里的“行楷”字体。后来又想,耿其昌至少还是“行楷-繁”,现在的各种老板,已经大多是二简字了。


◎热爱生活这个事,各村有各村的高招。Cosplay他人的人生不是热爱生活的正确方法。


◎都说演员们越来越不敬业,越来越肤浅。但细一看,就又觉得,不是演员们变肤浅了,是世界变肤浅了。


◎可话又说回来了——世界肤浅,你就肤浅?


◎团队合作的第一要务,是先把自己的事做好。否则,你有什么资格腆着个大脸喊“teamwork”?


◎观点泛滥,事实稀缺。


◎不知道自媒体们能不能活到能养得起一群记者的那一天。


◎看某位诗人源源不断地贴出自己的新作。想,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作品,应该就是公然地自暴自弃了吧。


◎哀莫大于心不死。


◎厨师在饭店后门抽烟,有顾客点菜,店员没找厨师,自己去后厨把菜炒好、上了,顾客尝了说:这什么玩意?叫老板!老板来,问:谁炒的?店员说:我。老板说:怎么你炒?店员说:厨师太忙了,没空。老板听了,去后门,见厨师正抽烟。厨师挨了骂,问店员,店员说:抱歉啊哥,我是好心办了坏事。好你大爷。


◎当年很多相声演员是努力地用声音和语言风格塑造人物的。侯耀文马志明姜昆等人都有很多成功案例。也有的为某个作品设计了一个形象,发现好用,就干脆把自己装进去了,养活了自己的后半辈子。现在,做这个努力的人似乎很少了。


◎抖包袱这个事呢,用力过猛是最常见的毛病。“精心设计、准确拿捏的自然而然”是最佳状态,”生来的自然而然”次之。当然,后者已经是难得了,已经足够大红大紫了。但相比之下,还是前者更有价值一些。


◎田立禾说王文玉,你好好跟我学,我保证你50年内,能赶上郭德纲!台下观众爆笑。听的时候想,要是照《舌华录》的分类,不知道这句该归到哪一篇才好。


◎见有人说,“在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年代,怀念牵了手就一生的爱情。”我却觉得,跟牵了手就必须一生的时代比,上了床也不必给结果的现在简直是天堂。


◎看《请回答1988》,看了几集就忽然觉得自己开了窍,仿佛是悟出来一些简单而重要的创作原理。现在灵魂深处已经被“这玩意儿有嘛了”的盲目乐观占据,几乎觉得今后已完全有能力“闭着眼拿个百八十条”。


◎又看了一些,又想明白一点——确实就是那么几招来回用,而且,这几招,就是所有编剧教材都会加粗提醒、所有编剧从业人员都能脱口而出的那几个。问题是,所有编剧都会,不代表所有编剧都能做出这种程度的东西来。鱼在那,竿也在那,早就在,您钓钓试试。


PS. 

蒙二逼瓦西里等老师前辈不弃,拉我一起参与了一个叫「闹矛盾」的玩法——每次一个话题,几位作者各自谈自己的观点,从互相矛盾到自相矛盾,应有尽有。首发阵容有叶三老师,李子旸老师,吴主任老师,褚明宇老师,二逼瓦西里老师,草威老师,以及我有兴趣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闹矛盾」(微信号:NMDPAPAPA)关注。没有兴趣的可以忽略这几句话,直接前往本页面下方点击“赞赏”按钮去了。


(题图由东东枪2017年2月拍摄于北京。)


「东东枪」微信公众号近期文章链接——


◎本文首发于东东枪微信公众号(deardongdongqiang),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亦可快速关注。

◎文中所有图文版权皆属于作者东东枪,欢迎分享至朋友圈,但未经正式授权,请勿转载至任何公开媒体。